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腹黑太子極品妃 > 正文 第36章 打臉(一)
本站域名 www.712980.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蘇洛一臉淺笑,態度虔誠,對著眾人道謝。

    “各位小姐的好意心領了,蘇洛不負眾望,已經斬殺陳萍兒,各位盡可放心,生死契約定然是一方死亡方可解約?!?br/>
    這話說的眾位小姐表情訕訕,宜蘭郡主更是氣的臉色發青,心里堵了一塊巨石。

    如果沒有之前的那些話,宜蘭郡主這會肯定會指著蘇洛的鼻子罵她心狠手辣,這等性子不配做皇家兒媳。

    現在嘛,臉疼!

    “各位小姐,此地血腥味太重,不若咱們返回可好?”蘇洛笑瞇瞇的尋問。

    那笑容落在各位小姐的眼里就是惡魔的微笑,嚇的眾人連退幾步,與蘇洛拉開一段距離后才覺得心安。

    宜蘭郡主黑著臉把眾人帶離演武場,無一人關心陳萍兒的身后事,好似早就見慣了死亡。

    同一時間長公主已經接到了陳萍兒身死的消息,精致的臉上不見絲毫驚慌。

    垂下眸子思索片刻,長公主命人趕去青山村調查蘇洛的生平,那個克星有如此高的實力肯定不是一天練成。

    若是沒有名師指導,長公主打死也不信,難道那個女人回來了?

    當年司南琴身死后,長公主派人悄悄挖墓開棺,發現里面的尸體并不是司南琴的,那時候她就懷疑司南琴是假死脫身。

    如今看來當年的猜測并沒有錯,只可恨尋了多年也沒尋到半點線索,司南琴那個女人行、事太過小心。

    都說虎毒不食子,哼,司南琴,你的女兒已經現身京城,就不信你還能潛伏!

    風雨廳,蘇洛獨自坐在廳內,吃著糕點喝著茶,看著別的小姐對著荷花抓腦袋,還有人盯著花朵兒,盯的成了豆雞眼。

    一個個絞盡腦汁豈圖寫出驚世之作,一舉拿下頭名,拿下夜明珠。

    有人看到蘇洛一派輕松自在,忍不住撇嘴,鄉下野蠻人,就算實力強又如何,不過是個不通文墨的瞪眼瞎罷了。

    低低的嘲笑聲傳進玉兒的耳中,氣的玉兒鼓起了腮幫子,如果不是小姐不許她惹事,真想指著那幫不要臉的罵一場。

    自己沒本事,還看不得別人輕閑,真真是小人也。

    “小姐,玉兒好想打她們的臉?!庇駜汉藓薜膿]著小拳頭,一臉兇殘。

    “放心,小姐不會留手?!碧K洛笑道,眼底的狡黠一閃而過,勾的玉兒好奇心大作,連連追問怎么個不留手。

    這臉能不能打腫?能不能打的她們看到小姐就繞道?

    繞道好像不大好,那就打的她們看到小姐就腿顫,心里全是陰影。

    玉兒兇殘的模樣逗樂了蘇洛,這個可以有,不僅打臉,還讓她們堵心。

    放下心來的玉兒跟著小姐一塊吃吃喝喝,順便鄙視一下那些急的抓耳撓腮的各府小姐。

    宜蘭郡主并不在抓耳撓腮的隊伍里,長公主敢拿出夜明珠作彩頭,自然是有后手的。

    這會宜蘭郡主的面前就擺幾首佳作。

    只要隨便拿出一首,就能碾壓在場的各府小姐。

    眼神掃了一圈,掃到蘇洛悠閑的樣子,宜蘭郡主心下不喜,于是帶著丫鬟過來給蘇洛添堵,說什么也要把這個討厭鬼踩在腳下。

    “洛兒姐姐好生悠閑,這是對頭名自信十足還是?”

    后面的沒有說完,由著別人想象,四周的小姐被宜蘭的話吸引,隨后發出輕笑。

    “那哪是自信十足,那是破罐子破摔吧?!?br/>
    “可不是,這人啊貴有自知自明?!?br/>
    “不是什么人都能飛上枝頭做鳳凰,那草雞就是草雞,披上彩衣還是草雞?!?br/>
    “姐姐們,你們可別這么說,人家好歹也是侯府的嫡小姐?!?br/>
    “切,什么嫡小姐,鄉下的土包子罷了?!?br/>
    ......

    宜蘭郡主一句話,引來一堆閑話,換個人都能被閑話氣死,偏偏宜蘭郡主遇上的是蘇洛,這位大小姐可不是尋常人。

    應對手段自然也不尋常。

    “玉兒啊,村里的孫嬸子平常都做什么呀?”

    “小姐,你是問那個東家長西家短的長舌婦孫嬸子嗎?”玉兒眨巴幾下眼睛,狹長的眼睛閃爍精光。

    “那個長舌婦見不得別人好,老是說人家壞話,這不是得了口舌之禍,被惡鬼拔了舌頭?!?br/>
    玉兒說完掃視一圈,心里壞水上冒,

    “聽說那場面老慘了,舌頭被齊根拔下,血流一地,惡鬼還不解恨,又把那舌頭放在油鍋里炸焦,命孫嬸子吃下呢?!?br/>
    嘔!

    有人忍不住扶著柱子干嘔,看向玉兒的眼神帶著殺氣,這個死丫鬟會不會講話啊。

    還有那丫鬟為何拿眼神瞅她們?說的好像她們就是那個長舌婦似的。

    這么一想身體發寒,不是吧,不是她們對吧。

    她們怎么可能是長舌婦呢!

    膽小的嚇的眼圈都紅了,膽大的則是指著玉兒威脅,玉兒眨巴著無辜的眼睛滿是委屈。

    “各位小姐,我與我家小姐聊天,與你們何干,怎么滴,你們管天管地還管到我家小姐頭上了,”

    話畢氣勢變的凌厲,玉兒叉腰,玉手一指,喝道:“我家小姐可是未來太子妃,敢管到我家小姐頭上,你們不要命了?!?br/>
    這會玉兒覺得太子的名頭太好用了。

    蘇洛端著茶水輕笑,氣的各府小姐倒仰,這罪名扣得,居然無言反駁,可不是管到未來太子妃頭上。

    這主仆也沒指名道姓說她們。

    “這世道真怪,見過撿錢的,還是第一次遇到撿屎盆子往腦袋上扣的,也不怕臟?!?br/>
    說完蘇洛抖了一個激靈,畫面太美不敢想象。

    眾小姐又被惡心了一把,好好的思路被徹底打斷,一個個氣的跟斗雞似的,偏偏說不過這主仆兩個。

    宜蘭郡主沒想到大家的戰斗力這么低,心里雖然失望,嘴上還得打圓場,咱們不說了,還是憑實力打臉吧。

    勸大家趕緊寫出佳作,一展大家小姐的才華,咱們用實力打臉。

    各府小姐特別認同這個說法,一個個氣哼哼轉頭盯著荷花沉思,荷花的詩沒少作,看似容易實則難,想出彩不易啊。

    時間流逝,很快過去半個時辰,到了約定的時間。

    就在各府小姐目光炯炯準備大展手腳,只見蘇洛慢悠悠起身,高傲的眼神掃視全場后邁步來到了書案前。
重庆彩五星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