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火種進化 > 章節目錄 第二十七章 鐵肩進化
本站域名 www.712980.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基因變異妖人是林羽起的名字,但這個名字感覺格外貼切。

    這些人已經不是正常的人類,的確是妖人。

    這些人都從不知道身體哪個角落掏出來紫色的藥劑,倒進了血盆大口,身體有了奇怪的變化。

    林羽真的無語,這姚安憶不像是基因科學家,而像個藥劑師。

    基因變異就算了,還喝藥劑。

    雖然不知道這藥劑什么作用,但顯然能增強這些妖人的實力。

    果然,這些妖人的軀體都更加的精煉,表面的皮膚更加發亮,像是覆蓋了一層鱗甲。

    爪子也更加的鋒利,腿腳特外有力。

    之前是未成年,現在是成人。

    姚安憶也變身了,下半身像是巨大的蟲軀,能射出黑黑的毒箭,遠距離狙殺林羽。

    雖然石身完全免疫毒素,但還是被腐蝕的坑坑洼洼。

    要是這毒刺的密集程度像是草船借箭一樣,只怕林羽的精神力根本就續不上,石身直接就崩潰了。

    姚安憶咬牙切齒:“死小子!給我去死吧!我會把你做成標本!還有,我早晚會得到木綿,讓她給我當生育機器!給我無限生孩子,生出各種各樣的怪胎!啊哈哈!”

    他此刻才暴露出內心的一絲從未吐露過的陰祟,那就是對木綿的非分之想,因愛生恨。

    “少林寺十八金人!”

    黃金巨大吼,他已經戰斗了好久,幾乎接近他的極限。

    但他還是咬牙在堅持,拖住了好幾個基因變異妖人。

    他嘗試過了異能,不過沒有奏效,之前林羽說的沒錯,要那些意志薄弱的人才會中招。

    可是,無論是異能者,還是基因變異人,哪一個是意志薄弱的?

    都是精神意志特別強大的存在。

    難道他的技能就真的是雞肋嗎?

    正確的打開方式到底有沒有?

    林羽聽到了黃金巨的怒吼,開始發狠。

    更何況,姚安憶的話觸碰到了他的底線,他不惜付出任何代價,也要將姚安憶碎尸萬段。

    姚安憶狂笑起來,“林羽啊林羽!讓你乖乖聽我號令,非要跟我作對!放心,我一定會把你改造成為基因變異人的!趕緊把結晶體的真正奧秘說出來吧!”

    鐵肩揮舞著鐵扁擔,若有所思。

    他與姚安憶保持著距離,卻對姚安憶所說的結晶體真正奧秘很感興趣。

    他也是有了結晶體之后,才能夠變成異能者,他還沒有完全搞清楚狀況。

    他也很想從林羽身上得到結晶體的奧秘。

    所以,他滿心不想林羽被基因變異妖人們撕碎,開始劃水。

    林羽終于得到了喘息之機,之前的星辰全部融入了原先的小星系,開始一體運行。

    受到這股玄妙的場域影響,那一直晦澀不明的星云,也射出了幾絲星光,略能窺見一方初生的璀璨。

    他大喝一聲,手臂變粗,大腿變狀,整個人挺拔起來,再次變成了先前那個石頭巨人。

    相比之前那次,此刻的石頭巨人手中握著一根短短的石棒,一端尖銳,像是短矛一樣。

    “這是泰坦?”

    姚安憶喃喃失神,這林羽怎么比他們還要像是基因變異人??!

    難道是更高級的基因技術?

    林羽得到了遠古石頭泰坦的基因?

    每當星系全力催動,林羽就能進化成為石頭泰坦,但是時間有限。

    就像是喝了狂暴藥劑一樣,就比如圍著他的這群基因變異妖人,只不過沒有后遺癥。

    再次進化到完全體,則需要繼續力量,小小星系不是想運轉就能全力運轉的。

    但這就夠了,此刻的石頭泰坦對上基因變異妖人,根本就像是對上了一群弱雞。

    這些長相有點像是蜥蜴人的變異妖人,身體也就三米多高,還不如先前那頭狐貍變成的哥斯拉。

    林羽橫沖直撞,完全像是在蹂躪。

    嗤!

    短矛激射而出,一頭基因變異妖人直接被扎透在了地上。

    就像是古代冷兵器時代,床子弩射中了普通士兵,慘不忍睹。

    林羽如同天神下凡,無可匹敵。

    這些不倫不類的基因變異妖人,根本連妖獸的百分之一實力都發揮不出來,就是個失敗品。

    林羽遠遠鎖定姚安憶的身影,轟然邁開腳步,朝著他沖了過去。

    姚安憶感受到腳下的大地在震顫,臉都白了。

    “鐵肩!鐵肩!快救我!”

    “鐵肩擔道義!邪不壓正,你是正義的化身,快來拯救我??!”

    姚安憶歇斯底里大吼。

    鐵肩狠狠撞向了林羽,被林羽手臂一推,直接拍飛,就跟拍蒼蠅一樣。

    毒刺撲簌簌射向林羽,但這一次,青灰色的石頭身軀上,只是多了些細孔罷了。

    林羽巨拳砸落,姚安憶那張牙舞爪的蟲腿直接被砸斷。

    他一把捏住了姚安憶,發出了咔嚓咔嚓的骨頭碎裂聲。

    兩腿變成的毒刺發射尾部直接被林羽一把拽掉。

    “??!”

    姚安憶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聲,臉部猙獰到像是喪尸一樣。

    他臉色煞白,身子不停顫抖。

    “說!木綿在哪里?”

    “我,我帶你去?!币Π矐浹例X抖的在叩叩作響,艱難的說出這句話。

    “哼!”林羽一巴掌拍在他臉上,直接將他的臉拍扁。

    尤其是滿嘴的牙都盡皆碎裂。

    姚安憶的舌頭被拔了下來。

    一聲聲嘶力竭的慘叫聲,姚安憶滿嘴流血,奄奄一息。

    “不見棺材不掉淚!快說,我小姨在哪?”

    姚安憶眼睛半睜半閉,依然不肯說話。

    倒是硬氣,不過也聰明,知道一旦說了,林羽就不會讓他活著。

    林羽從他脖子上摘下了那一串結晶體,都是紫色,如同先前姚安憶手下身上的一般大,其中有一顆最大的,是靛色。

    林羽基本已經清楚,這靛色的結晶體,要比紫色的高一個等級。

    “賊子!把姚院士給我放下!”

    身后,鐵肩狂吼著沖過來,鐵扁擔重重砸了過來。

    林羽側身讓過,冷冷道:“你確定要繼續為虎作倀?值得嗎?為了這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

    他彈了彈姚安憶半進化的異種蟲殼,鄙夷地看著鐵肩。

    沒想到還有如此鉆牛角尖不肯出來的人,迂腐到了極點。

    “我只看到你出手殘暴,還搶奪姚院士的結晶體。給我放下!”

    鐵肩義正辭嚴,輕蔑地用鐵扁擔指著林羽,似乎極為鄙夷林羽這種卑鄙小人。

    “我就是搶了,怎么著?你道德審判我??!你明知道結晶體跟我們成為異能者有關,卻不告訴姚安憶,而是選擇追隨姚安憶,還不是在圖謀這一串結晶體嘛!”

    鐵肩的臉色數變,眼神驚慌不定,然后被又迅速恢復鎮定,振振有詞道:“放屁!別總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是敬佩姚院士的道義,要用我的道義來守護姚院士的道義!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螢火也敢與皓月爭輝!”

    林羽一巴掌扇出去,鐵肩直接被扇飛。

    “果然,螢火無法與皓月爭輝,我便是皓月,我便是鴻鵠!你的道義,值幾個錢?”

    “假道義!也有臉在這里嗶嗶!”

    鐵肩陷入狂怒之中,他最恨的就是有人說他假道義。

    “你,你給我死!”

    “道!道可道,非常道!我之道,乃天之道!乃天下人之道!”

    “義!義與利,略等同!我之義,乃在利,天下利我乃義,我利天下乃義?!?br/>
    一道道黑氣纏繞在鐵肩的身上,他兩眼通紅,念念有詞。

    黑氣彌漫,他的氣勢越來越強。

    隱隱能看到一個塌陷的星球,在劇烈收縮,然后變成一個小小的黑洞。

    本來有好幾顆大拇指般大小的紫色結晶體,一直沒有跟鐵肩徹底融合,此刻,全部都被吸入了黑洞之中,然后形成一股無形的漩渦,暗色的星輝攝人心魄。

    一股吸力,差點將林羽的神魂給拽了進去。

    林羽一驚,這才回過神來。

    此時的鐵肩,全身多了一層黑色的鎧甲,連臉都潛藏在了兜鍪之下。

    鐵扁擔變成了一把黑色闊劍,斜斜指向林羽。

    “我,乃裁決騎士,以道義之名,將結果你,罪人林羽!你可服罪?”
重庆彩五星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