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我有一座驚悚屋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唯一生還者
本站域名 www.712980.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這……巷子呢?我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墻壁,一身雞皮疙瘩瞬間就起來了,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我們明明是前腳才從那個小巷子里面跨出來,為什么現在,卻變成了一道墻壁?

    剛才的那個小巷子,去哪里了?

    難道是機關?我相當不服氣的撲上去,使勁拍打了一下墻壁,卻隔得手生疼。

    這個墻壁,竟然是真的,并不是什么障眼法之類的東西……

    咕?!已柿丝谕履?,整個人也下意識的后退了幾步,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這面墻,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好。

    “得水,別看了,這地方太邪乎,咱們趕緊回去休息一下,然后下午就開始打聽消息,找到人,了解了情況之后,抓緊撤退?!?br/>
    聽到秦白雪的話,我也點了點頭,現在,這個黑風山對我的沖擊力,實在是有些大了。

    我本來以為,那水心寨就已經夠邪乎的了,沒想到,這黑風山,竟然也如此的夠勁。

    剛才還在眼前的路,竟然就能在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見,這可有點太讓人無法相信了。

    對著這墻壁看了一會,的確是沒有看出來什么花樣之后,我跟秦白雪,才趕緊扭頭,想要往回走,而這一回頭,我就發現了另外一個問題。

    我們現在,居然回來了,那些我們打聽過消息的店鋪,現在都出現在了眼前。

    反倒是昨天晚上我們看到的那個,滿是不知道哪朝文字的街道,卻消失了一個無影無蹤。

    這……看著眼前的一切,我覺得又真實,又虛假。

    不過從那個老哥帶我們走的路來看,這條街,和昨天晚上的那條街,并不是同一條。

    雖然這兩條街長的一模一樣,但從那條小巷子來看,這兩條街,應該是平行的。

    可是,這兩條街,又絕對不是常規意義上的平行,反倒像是,存在于兩個世界的感覺。

    我一邊往回走,一邊把自己的想法給秦白雪說了一下,她也相當的認同。

    “你說得對,我也感覺是這個樣子,咱們如果從這里找那條街,恐怕就是把天翻過來也找不到,能進入那條街的唯一辦法,好像,就只有那個黑風山了?!?br/>
    嗯!我答應了一聲,心里頭也是這么認為的。

    畢竟昨天晚上,我跟秦白雪,就是著了那黑風山的道,所以才誤入了那一條街的。

    而現在,黑風山消失了,所以,我們倆也就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對,一定是這個樣子的,也只有可能是這個樣子!

    看來,這些所有邪乎事的關鍵點,就在于那個飄在空中的黑風山了。

    畢竟這個鬼玩意,盯著看一會之后,就會連時間的流失都注意不到。

    而這黑風山之所以可以整出來這么多邪乎事,恐怕,也就是仰仗的這個能力吧?

    我跟秦白雪一邊討論著這黑風山街鎮的可能性,一邊往客棧里面走。

    但就在我們倆到了客棧門口的時候,卻被客棧的陣仗給唬住了。

    因為這個昨天還看起來挺古樸的客棧,現在門口竟然掛上了白幡,這不是,死了人的時候,才有的東西嗎?

    難道我跟秦白雪這一夜未歸,客棧里就出了人命了?

    我倆對視了一眼,然后一起皺著眉頭走進了這客棧,而客棧里面的布置,比我剛看到客棧的時候,還要讓我震驚。

    因為客棧里面,還真的就弄了一個小靈堂,而這靈堂的上面擺著的,竟然,就是我跟秦白雪的牌位!

    也就是說,這場葬禮其實,就是辦給我和秦白雪兩個人的???

    看到這幅場景,我跟秦白雪都傻眼了,愣愣的看著彼此,沒想明白,我們倆怎么就成了死人了?是觸碰到了什么禁忌嗎?

    或者說,我們倆現在,到底還……算不算是活人呢?

    店小二沒發現我們倆回來了,正在那里燒紙呢,一邊燒紙,還一邊念叨著。

    “二位年紀輕輕,就遭此不幸,實在是老天不開眼,但我們也沒有辦法,實在是有難言之隱啊,二位到了那邊,可千萬別怪我們啊,都是苦命人……”

    嗯?聽到這店小二的話,我接著就感覺到了不對勁,什么叫,有難言之隱?

    還讓我們倆到了那邊,別怪他們?這里面有事??!

    我悄悄的攥住了秦白雪的小手,示意她安靜,跟著我過去。

    秦白雪這丫頭也聰明,立刻就明白了我是什么意思,竟然露出了一絲壞笑,就輕手輕腳的跟我一起往店小二那里走。

    店小二可能是自言自語的太專注了,愣是沒有注意到我們倆,而我也沒跟他客氣,盡量用一種死人的聲調,從他背后說道。

    “我死的好慘啊,我死的好慘??!是你害了我,是你害了我!”

    我這一嗓子,直接把店小二嚇得蹦了起來,連燒紙的火盆都踢翻了,一回頭看到是我們倆,直接就抱著柱子嚎了起來。

    “二位饒命,二位饒命啊,我,我真不是故意瞞著你們的,你們,你們別找我啊?!?br/>
    “你還想抵賴!都是因為你,要不是因為你,我們,何至于此!”

    店小二的話音剛落,秦白雪那尖利到刺耳的聲音,就突然響起,聽得我都是一哆嗦。

    就這怨恨的聲音,別說是活人了,就是個鬼,恐怕也得嚇著。

    果然,這店小二由于太慌張了,就沒注意到我們倆是活人,嚇得都快尿褲子了,一邊往后躲,一邊沖著我們喊道。

    “不,別找我,真的不是我,街鎮有個禁忌,就是不許告訴任何外來人,關于黑風山的秘密,一切都聽天由命,所以,你們的死,真的不怪我,別找我,你們別找我……”

    嗯?店小二這句話,立刻勾起了我跟秦白雪的好奇來,果然,這個街鎮的居民們,有秘密在瞞著我們這些外來人。

    可是為什么,那個老哥就可以毫不顧忌的告訴我們這些事情呢?

    想到這里,我就決定,詐一下這個店小二,看看能不能問出點什么來。

    “我不信,鬼差告訴我,黑風山有一個可以訴說一切不可說之人,只有找到他,我們才能消除怨念,你騙我,我要帶你一起走,一起走!”

    我對著店小二這么一恐嚇,他接著就把話給說了出來。

    “有,有,我沒騙你們,有,但是只有一個人可以說出這些事情來,因為他是唯一一個從黑風山活著回來的人,就在465號,我沒騙你們,別帶走我,別帶走我……”

    唯一一個從黑風山活著回來的人?難怪這個店小二,這么篤定我跟秦白雪是死人,看來,曾經有不少人,都一去不返了啊。

    得到了想要的消息,我拽著秦白雪就直接出了店門,剛走出去沒兩步,秦白雪就忍不住笑了起來,一邊笑還一邊拍我肩膀。

    “得水,我怎么沒看出來你這么蔫壞?那個小兒,都快被你嚇尿了?!?br/>
    “這不是特殊情況特殊對待嗎,行了,別糾結那個了,趕緊開車,咱們走了,465號,就隱藏著咱們想要的秘密?!?br/>
    我倆激動的上了車,我心里頭也是頗有幾分開心。

    這個465號的住戶,是唯一一個從黑風山活著回來的人,也就是說,黑風山真正的秘密,他應該是全都清楚的。

    而黑風山,又偏偏還藏有那個繡花鞋的秘密。

    所以,我們只要能夠掌握黑風山的進出法門,就可以放心的在黑風山,調查這繡花鞋的事情了,這個結果,怎能讓我不開心。

    本來就是抱著打聽鬼屋舊事的心思來的,沒想到,卻歪打正著的,了解了這繡花鞋的事情。

    反正都是要命的東西,先解決那一件事,對我來說都是合適的。

    不光是我,秦白雪的心情也不錯,開著車,一路連問帶打聽的,終于是找到了這個所謂的465號—一一個相當偏的小院子。

    “就是這里了,你退后點,我敲門,萬一有什么問題,就第一時間往車上跑?!?br/>
    我給秦白雪囑咐了一番之后,就走上前去,小心的敲了敲門,然后立刻拉開了距離。

    而隨著我的敲門聲,這院子里面,立刻就傳來了一個慵懶的聲音。

    “誰啊,大白天的登我的門,你們是有多想不開?等著?!?br/>
    這人一邊嘟囔著,一邊給我們打開了門。

    而這門一開,無論是里面的人,還是我,竟然全都愣住了。

    因為這個給我開門的人,正是昨天救了我跟秦白雪的那個老大哥!

    沒想到,那個唯一從黑風山回來的人,竟然就是他!

    “嗯?怎么是你們倆?你們是怎么找到這里來的?還真是陰魂不散啊……”

    這老哥看到是我們倆,很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就招招手,示意我們倆進去。

    我訕笑著點了點頭,就抬腿準備往里面走。

    倒是秦白雪,一看這唯一活著回來的人是他,接著就按捺不住了,一個箭步沖上去,就拽住了這老大哥的手臂。

    “老哥,你是黑風山唯一活著回來的人吧?能不能告訴我們,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唉,怎么,我好不容易把你們從鬼街弄出來,你們還打算再回去送死?”

    啥?鬼街?
重庆彩五星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