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謝邀!高考落榜,已成首富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懷疑
本站域名 www.712980.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顧傾元只感覺是一個閉眼的瞬間,就感覺到一旁有人在輕輕地推著他。

    緩緩地睜開眼睛,李平的那張笑臉就映入眼簾,小聲呼喚道:“顧總,十一點了?!?br/>
    “十一點了嗎?”

    顧傾元低聲呢喃了一句,揉揉太陽穴后,緩緩地站了起來。

    “要不…你還是多休息一會吧?!?br/>
    李平略顯猶豫地說道。

    “問題不大,走了啊?!?br/>
    顧傾元擺了擺手后,便從公司走了出去。

    到了車里,顧傾元給章玉樹打電話,想要在章記半山腰的飯莊訂餐。

    雖然章玉樹那邊爽快答應,但還是可以從他的聲音判斷出,他此刻的心情很差。

    “怎么了章哥,有煩心事?”

    顧傾元笑著隨口問道,至于毆打沈小朵那事,哪怕他想破腦袋,都不會聯想到,她和章玉樹是表兄妹的關系。

    “家丑!”

    章玉樹低沉地說出兩個字后,停頓了好一會,才又繼續說道:“千萬別和任何人說,何胖子也不行,太丟人了!”

    沈小朵被打的事,如果真的被傳出去,肯定是被其他家族當做笑話來看,所以這事,一點要暗自來解決。

    “好?!鳖檭A元嘴角上揚,點了點頭,又開玩笑道:“怎么?嫖C被抓了???”

    “唉?!闭掠駱溟L嘆一口氣,也沒有心情開玩笑。

    “我妹被人拉到小樹林打了,我現在正抓幕后黑手,要廢他一件!”

    說道最后,章玉樹咬牙切齒了起來。

    小樹林?顧傾元一顆汗珠從額頭處流了下來,難道真的就這么巧了。

    “好端端地怎么被打了???”

    顧傾元言語輕松地問道,看不出來有一點的端倪。

    “昨天聽我妹支支吾吾地說,就因為學校里排隊的事,就把我妹毆打了一頓!”

    “踏馬的!還是升正大學的學生,別幾把想畢業了!”

    “我一會也去升正大學幫我妹逮那個孫子去,逮到那個孫子后,我肯定要廢了他!”

    這還是顧傾元第一次聽到章玉樹爆粗口,說了一大堆,最關鍵的事,他要來升正大學。

    “嗯,這小子是挺張狂的?!?br/>
    顧傾元平淡地說了一句,已經基本確定,章玉樹要找的就是自己。

    “要不我們一會去升正大學碰一面,老哥和你有幾天沒見了吧?!?br/>
    說著,章玉樹的語氣又柔和下來。

    “今天不行,我要請媳婦宿舍里的姑娘吃飯,還是改天吧?!?br/>
    顧傾元連忙拒絕,態度明確。

    “行吧,那改天吧,改天聚聚?!?br/>
    “行,改天?!?br/>
    掛斷電話,顧傾元擦了擦額頭的汗珠,暗罵一句:真雞兒的巧了。

    十五分鐘后,顧傾元抵達了升正大學東大門,也沒有進學校去,而是打電話跟夏晨靈說,在學校外面等她。

    不一會,她們宿舍的六個女孩,外加上秦小狗和康小勇,浩浩蕩蕩地來到了學校東大門。

    顧傾元車上拉了幾個人,又讓康小勇帶著幾個攔了一輛出租車跟著自己,向章記飯莊駛去。

    全程,顧傾元都格外的小心,注意著周圍!

    一向喜歡坐大G車的宋青青,竟然不在顧傾元的車上。

    “宋青青怎么不來這個車上坐了?!?br/>
    顧傾元掃了一眼車里的幾個姑娘后,隨口問了一句。

    車上只坐著夏晨靈、蘇蓉和柳詩娜三個女生。

    “不知道她,最近她老是悶悶不樂,應該是和秦小狗弄矛盾了吧。對了,高倩倩沒來?!?br/>
    夏晨靈坐在副駕駛上,扭頭看著顧傾元,小聲說道。

    “嗯,好吧?!?br/>
    顧傾元點了點頭,也沒多說什么,專心致志地開著車。

    一瞬間,顧傾元又想到了宋青青在餐廳與秦小狗吵架的那一幕。

    難道,當時飯碗掉在地上,是因為看到自己后,慌張所致?

    項鏈丟失,最大的可能就是熟人作案,從一些蛛絲馬跡來看,顧傾元有些懷疑宋青青了。

    ……

    章記飯莊已經到了臨近升正的高上,路途相對比較遙遠,足足走了有一個小時,才抵達了半山腰處。

    “這里會有飯店嗎?”

    柳詩娜看著窗外青山綠水的,不禁有些懷疑,真的會有人把飯店開到這種地方嗎?

    同時,夏晨靈和蘇蓉也疑惑地看著顧傾元。

    “我第一次來這里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想法,一會你們就知道了?!?br/>
    顧傾元笑著說道,語氣溫柔。

    當然,這些話是說給夏晨靈聽的,后排的柳詩娜嘴角上揚,掛上了一抹好看的笑容,她認為,那些話是說給她聽的。

    在經過一片小樹林后,一座三層樓高的建筑出現在了前方。

    “到了?!?br/>
    顧傾元挺穩車后,便快速下車,快步走到出租車前,敲了敲駕駛座上的車窗。

    “多少錢?”顧傾元俯下身子問道。

    “這也太遠了吧,我回去也不好拉人啊,而且荒山野嶺的也不好走,這肯定不能按打表器來算啊?!?br/>
    司機師傅愁眉苦臉地看著顧傾元。

    顧傾元掃了眼打表器,顯示金額是30多點,也沒有廢話,直接掏出百元大鈔,遞給了司機師傅。

    接過錢,司機師傅瞬間喜笑顏開。

    所有人都下車后,仰起頭四處觀察起來,不時地傳來家畜的叫聲,以及有著金色牌匾的飯莊,讓夏晨靈他們覺得很是新奇。

    “沒想到這里還有飯店啊?!?br/>
    夏晨靈挽著顧傾元的胳膊,笑著說道。

    “這里是不對外營業的,就是送你手表的章玉樹開的,里面的雞鴨魚肉都是自家養殖的,味道非常鮮美?!?br/>
    顧傾元解釋道,和夏晨靈走在最前面,一步步地踏上臺階。

    推開木質的大門,剛剛踏進一只腳來,一位穿著工作服的女人就迎了過來。

    “您是顧先生吧?!?br/>
    女人微微彎腰,對顧傾元的態度非常尊敬。

    “是?!?br/>
    顧傾元點了點頭。

    “那這位就是靈靈吧?!?br/>
    女人又笑著看向夏晨靈,過度的熱情,一下讓夏晨靈受寵若驚了。

    “是!”

    夏晨靈急忙點點頭,微笑地看著這個女人。

    “誒呦,還是真實漂亮啊?!?br/>
    女人又笑著說了句后,轉身做出請的手勢,領著眾人向樓上走去。

    “靈靈,小心臺階啊?!?br/>
    女人扭頭提醒了一句,這樣夸張的熱情,會讓一個人的虛榮心暴增,也會激起別人嫉妒的心。

    “好!”

    夏晨靈點了點頭,有些難為情地紅了臉,扭頭看了眼顧傾元。

    而身后的柳詩娜,臉色變得非常難看。
重庆彩五星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