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我在古代追星的日子 >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一十七章捧殺如何?
本站域名 www.712980.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柳辭在看到那本書之后心中很是郁悶,即便是有了蒼長楓的勸說也沒有絲毫用處,只要她一想到原本這么一條好好的文創道路卻被蕭方卓搞成了這樣,她就很是糟心。

    蒼長楓走后,柳辭也沒有在家里閑著,而是去找了蕭妄懷,其實也沒有想著有一個什么樣的結果,只是想把自己的情緒傳遞給蕭妄懷而已。

    蕭妄懷看到柳辭的時候便一眼看出了她并不開心,若是她開心的話現在就不是這樣的表情了,當即便說道:“是哪個不長眼的又惹到我家辭辭了?來來,跟我說說,我去幫你教訓他!”

    “哼,還不是你那個好弟弟,你是沒看到他發行的那是什么東西,我先前好好的鋪好的一條道路就這樣被他毀了一個干干凈凈的!”只要一提起這件事情,柳辭便恨得牙癢癢,她現在恨不得能直接弄死那個蕭方卓。

    關于那本書,蕭妄懷也是略知一二,只不過具體的東西他還沒有看,如今看辭辭的樣子,那書肯定不是什么好書了。

    蕭妄懷拉著柳辭,讓她坐在了椅子上,安撫的說道:“好了好了,你先消消氣,同我好好說說可好?”

    其實柳辭也不是想要來告狀的,只是想要把發生的事情告訴蕭妄懷而已,畢竟這本書現在已經在廣俞州大面積的發行了,若是再任由著這本書發展下去的話,說不定真的會造成什么不可估計的后果,就算是不說別的,現在光是民眾的意識就很難搞。

    若是那些百姓看了這本《古外通鑒》之后,真的跟著書中的內容走了,日后的生活說不定也會學習書中的奢靡生活,這對于現在內憂外患的重天國來說并不現實。

    “噥,你自己看看吧?!绷o將書從自己的袖子中拿了出來,直接扔給了蕭妄懷。

    蕭妄懷將書接了過來,仔細看了看,臉也黑了下來,與當時柳辭看到這本書的反應也查不了多少。

    蕭妄懷是真的沒有想到他這個弟弟的膽子竟然這么大,這樣的書也敢寫出來,雖然說這樣的書可能確實可以在短時間里將大眾的眼光吸引住,但是長時間下去一定會有人發現這里面的破綻的,百姓雖然有的時候很相信當權者,但是也不都是傻子,如此明顯的紕漏也發現不了。

    看到蕭妄懷看完了整本書,將書扔在了桌子上,柳辭才嘆了一口氣說道:“我真是服了蕭方卓那個蠢貨了,他要是有你一半的聰明也不會只是一個知州了,你知道我現在的心情嗎?我想要把人弄死的心情都有了!”

    柳辭一邊說著,一邊還活動著手腕,倒是真的有一副想要弄死蕭方卓的樣子,蕭妄懷的臉色本來還有些沉悶,但是聽到柳辭的話的時候,卻是笑了起來,這家伙在罵著別人的時候到也不忘記夸他呢?

    不錯不錯,這個覺悟就很棒了。

    柳辭無意間瞥到了蕭妄懷嘴邊那上揚的微笑,當下也有些不解了,好家伙,她都這么生氣了,這家伙竟然還笑的出來?

    當下委屈的撇了撇嘴,一臉郁悶的說道:“我都這樣了,你竟然還笑的出來?”

    蕭妄懷聽到柳辭這個樣子,嘴角那得意地笑容也不自覺的收斂了起來,好家伙,一時間太過得意了,竟然不小心笑出了聲。

    “我的錯,我的錯,我不笑了,我這其實就是你方才夸我,開心的!”

    夸他?什么時候?她方才難道不是一直都在吐槽蕭方卓嗎?柳辭又仔細的想了好一會兒才清楚了蕭妄懷的意思,好家伙,這樣的信息都能捕捉到,看來這王爺當的果然不簡單。

    看著柳辭那從疑惑到恍然大悟又到了震驚的樣子,蕭妄懷嘴角的笑容又起來了,這還真是一個表親豐富的小家伙,他喜歡!

    蕭妄懷一臉“花癡”的盯著她笑的樣子,讓柳辭不由得縮了縮身子,有什么話就好好說不行嗎?

    這笑的多少有些滲人了。

    想到今日自己來這里的目的,柳辭猛然回過神,一臉嚴肅且正經的說道:“有什么話就好好的說,更何況我現在正跟你談正事呢,你就不要再跟我在這嬉皮笑臉的了!”

    聽到柳辭的話,蕭妄懷聽話的抿住了自己的雙唇,努力的讓自己表現出一副嚴肅的樣子。

    柳辭看到他的樣子,被氣笑了,干脆也不再管他了,只是自顧自的說道:“我現在正在想,我要到底才可以將這本書的聲勢徹底毀了,若是關于它的聲音不在了,應該也就沒有那么多人再來看了,你覺得呢?”

    但是要讓一本書徹底消失在廣俞州只怕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若是一個處理不好的話說不定還會落人口實,一不小心就會變成了和秦始皇焚書坑儒一樣的名聲,是以,到底要怎么做才是這件事情最大的問題。

    提起這事,蕭妄懷也正色道:“其實事情也許根本就沒有這么復雜,或許我們根本就不用毀了它,不僅如此,我們或許應該再繼續推波助瀾一下,若是這本書到了它不應該到達的高度,它是不是就會徹底的完了呢?”

    不管是任何事物,人也好,物也好,都有他本身所擁有的一定的高度,若是超過了這個高度就一定會承受不住這是一個定律。

    蕭妄懷的話說的有些模糊,但是柳辭卻瞬間明白了過來,王爺這話不就是妥妥的捧殺嗎?

    他們再推波助瀾一下,讓原本就已經在廣俞州盛行的書籍更加盛行,但是這本書本身就存在著巨大的問題,當它到達他不應該存在的高度的時候,它就會徹底崩盤了。

    柳辭的臉上當即露出了一抹笑容,她過來找蕭妄懷的這個舉動果然不錯,若是她自己一個人的話,真的不一定能夠想出這樣的辦法,實在是太狠了!

    柳辭一臉敬佩的沖蕭妄懷豎起了一根大拇指,王爺,真不愧是你!

    “我想我已經知道要怎么做了!”柳辭的聲音中帶著確定的語氣,像是已經想好了對策一般。

    蕭妄懷的嘴角也帶上了笑容,雖然要整的是他的弟弟,只不過他這個弟弟向來都沒有拿他當過大哥,如今還做出了這樣的事情,他也不會再客氣了。
重庆彩五星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