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平凡的旅行 > 正文卷 第三百四十五章 時間的裂縫(十)
本站域名 www.712980.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好看的人一秒記住本站《 》更新最快最全的網站!

    雖然蘭的話比較有理,可李攸依舊沒有停下腳步,心多一事兒不如少一事兒,短短幾個時就遇見了這么多妖魔鬼怪,等徹底黑下來,不上多熱鬧呢?

    正跑著呢,李攸忽然看到在奧斯工業大廈的樓頂上,有微弱的淡藍色光芒閃爍著。

    這種藍色,跟他穿越的時候,和蘭使用超能力的時候都有所不同。從閃爍的頻率和光芒的范圍,很像安娜瞳孔的顏色。

    想到這,他情不自禁地:“安娜好像就在上面!”

    “不準是柯興仁呢?”王森森完話的時候,李攸已經先他一步拽開了纏繞在大門上的鎖鏈。

    回頭瞧了一眼街道上擁擠的各種車輛,車頭的方向幾乎全部都朝著門口,心中那種不祥的預感再次升起。

    “走啊,磨蹭什么呢?”蘭不禁問道。

    “我覺得這些車,好像都是奔著這兒來的,里面肯定有啥秘密”,李攸轉過身,將腦袋心翼翼地探進門后,“但愿我想錯了吧?!?br/>
    在外面的時候,李攸目測了一下這棟樓大概得有百十來層。進來之后才意識到沒有電,所以只能爬樓梯。

    白他們仨就沒有好好歇息過,怕現存的體力無法支撐他們上到樓頂。

    于是找了一間窗戶被水泥封死的房間,打算吃點東西,迷瞪一會再出發。

    李攸一邊嚼著烤魚,一邊翻著地面上散落的白紙,好奇地:

    “奇怪了啊,我剛才進屋的時候特別留意了一下,想看看著個公司是干什么的。卻發現這里除了白紙就是白紙,一個字兒都看不見?!?br/>
    “也許,這就是無字?!蓖跎瓏@了口氣,直接將半片吐司塞進了嘴里。

    蘭只是喝了幾口水,就開始抱著膀在屋里轉悠著,眉毛還偶爾擰在一起,似乎有什么心事。

    扔下手里的白紙,李攸發現了她的異常,也沒動身,蹲著問她在想什么。

    “我在琢磨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如果不是地球的話,你們覺得更像哪里?”

    王森森不假思索地:“火星唄,這景色多像啊,火紅火紅的!”

    “不對,我之前看到過一篇報道,其實發的那些火星照片都是處理過的,火星并不是紅色的?!?br/>
    “那就不知道了?!?br/>
    蘭將目光投向愁眉不展的李攸,“李攸,你覺得呢?”

    “啥?我沒聽清楚,剛才我在想別的事兒呢?!?br/>
    “想什么呢?來聽聽?!?br/>
    李攸緩緩地將兩腿抻直,坐在地上后捏了捏酸脹的手臂道:“我在想,之前每次穿越后都會遇到的一個人,想他是從哪里過來的?!?br/>
    “什么人?”

    “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王森森也遇見過他?!蓖?,李攸將目光對準了還在吃著吐司的他。

    王森森喝了一口水,接著打了個飽嗝,“是啊,我也沒弄明白他們是從哪兒來的,好像一直在跟蹤我似的。估計是一個神秘的組織,負責監視地球饒?!?br/>
    “我覺得他們的工作不僅僅是監視,有可能是在刻意引導咱們?!?br/>
    他倆你一句我一句的著,忽然間從門外的走廊里,響起了一陣輕盈的腳步聲。

    “噓!”蘭趕緊關閉了手電,三個人屏住呼吸,做好了偷襲的姿勢等待著門外的人出現。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腳步聲也越來越近,似乎這腳步聲的主人已經知道了他們躲在里面,聲音靠近門前的時候就不再動彈了。

    “咋回事兒?”王森森安耐不住心里的疑惑,壓低聲音道。

    “不知道,他好像”

    咣當!

    這驟然響起的撞門聲兒,嚇得三個人幾乎同時叫了起來。

    門一開,一個黑漆漆的身影便出現在他們面前了。

    因為太黑的緣故,只能依稀的看見他身背后飄蕩著的披風。

    “你們怎么跑了,我剛才還想給你們展示一下我的能力呢?”

    “唉”李攸等人聽見是柯興仁的聲音,頓時放松了警惕,癱軟著身體紛紛躺在霖面上,眼神中盡顯無奈。

    柯興仁見他們這幅疲累的模樣,也沒有再提切磋的事兒,反倒起了大廈頂端亮起的藍色光芒。

    “你也看到了?”

    “嗯,我還沒出平流層的時候就看到了,以為你們也想上去看看,所以才找過來的?!?br/>
    此時,他已經走到了王森森的背包前,俯身抄起吐司就往嘴里塞去。幾秒鐘的時間,背包里凡是能往肚子里塞的,都被他一掃而光了。

    再看王森森的表情,似乎連吃了柯興仁的心都有,一個箭步上前,抬手就是一拳。

    “當啷,咔嚓!”

    王森森捂著拳頭,臉都憋紅了,緩了好一會兒,才甩著軟踏踏的手掌:“你這腦袋是什么玩意做的啊,太他媽硬了!”

    不單是他,就連李攸也覺得柯興仁的身體太特別了。單憑那一聲“當啷”,就絕不能用肉身來稱呼他的身體了。

    “呵,你還差點意思?!蓖?,柯興仁朝李攸的背包走了過去。

    兩眼直勾勾地盯著里面漏出一角的魚尾,口水險些滴了下來。

    “等等!”李攸緊忙按住了背包,抬起手阻止道:“你想吃也不是不可以,全給你都校不過,你得答應我們一件事兒?!?br/>
    “吧,啥都行,只要不是讓我自殺就行!”

    李攸不解的問:“為什么?”

    “因為我醒過來之后,都試過很多次了,根本就死不了?!?br/>
    面對他略顯狂妄的話語,李攸雖是聽著不舒服,但也不敢不信,“好,不讓你自殺,就是你得幫我們找到同伴!”

    蘭聽到他的話,滿意地點零頭。

    “好,那你來形容一下她的身材長相,我吃飽了隨便飛幾圈就知道她在沒在這兒了?!?br/>
    李攸每一樣特征,就從包里抽出一片烤魚。王森森捧著骨頭斷裂地手,擔心地對他:“留點兒,留點兒,咱們沒多少吃的了!”

    “沒關系,有他幫忙的話,咱們很快就能找到安娜?!?br/>
    這時候,蘭走到他身邊追問:“要是安娜因為某種原因離開了呢?”

    “這”李攸看柯興仁幾乎是一口一條,趕緊將背包掖到了身后,“兄弟啊,話我是應該全給你,可是萬一我的同伴沒在這兒,我們可”

    “放心吧,涯海角,只要有我柯興仁在,就絕對能找到她!”完,他一把奪過了李攸的背包。

重庆彩五星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