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我真不是故意的 > 章節目錄 第六百零一章 禁止玩火
本站域名 www.712980.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楚辭離開后,部落里主持大局的便是司騰和菲歐娜了。

    本來老酋長要坐鎮的,可楚辭離開后,老喬治就站在了戰神雕像面前獨自祈禱著。

    沒有人能夠狠下心去讓這位老邁的蠻族戰士分心統管全局。

    數十年前與亞龍騎士團那一戰,老喬治的大兒子和二兒子全都戰死了,之后部落每況愈下,親弟弟離開了部落,老婆生小喬治的時候因為好幾天沒有進食也難產去世了,老喬治的老父親傷心過度,進入不眠之林后再也沒出來過,整個大荒原上,目前老酋長也只有小喬治這唯一一個血親。

    老喬治擦了擦獨眼中渾濁眼淚,轉過頭,對炎熵說道:“孩子,去做你應該做的事,不用管我?!?br/>
    炎熵微微哦了一聲,帶著三寸丁和嘟嘟女離開了。

    楚辭臨走之前交代了,讓炎熵看著點老喬治,怕老酋長想不開。

    倒不是怕老酋長自尋短見,而是怕一急眼去單挑十五萬東征軍。

    炎熵離開后,老喬治盤腿坐在了地上,抬頭望著荒原大神的神像,眼神無比的堅毅:“如果這是部落繁榮的代價,那么,我可以接受,只求你大神保佑楚辭平安歸來,虔誠的老喬治,已經無法忍受再失去另一個至親之人了?!?br/>
    走到一半的炎熵轉過頭,看了眼老喬治蕭索的背景后,搖了搖頭,繼續向前走。

    炎熵走在前面,身后跟著撅著嘴巴的三寸丁以及嘟嘟女。

    三寸丁不時撿起一塊小石子砸向炎熵的屁股。

    因為炎熵不讓他滿哪跑去玩了,必須寸步不離的跟著。

    每當三寸丁扔完小石子,就會被嘟嘟那抓著脖領子薅起來,照著屁股就是一頓打,揍的哇哇亂叫。

    最近三寸丁也皮實了,別看哇哇亂叫,實際上根本不疼,疼的話不可能前腳揍完后腳撿石頭繼續扔炎熵。

    炎熵找了個地方坐下,點燃一支煙,煩躁的抽了起來。

    嘟嘟女也趴在了地上,語氣不好的說道:“這里有王大哥和肖大哥,還有那么多強壯的戰士保護,我們不會有事的,你去幫楚辭嘛?!?br/>
    “現在去也追不上?!?br/>
    “那你之前怎么不去呢?!编洁脚侧倨鹆俗彀?,從地上撿起一塊小石頭,偷偷的給了三寸丁,為這小家伙提供作案兇器。

    三寸丁抓起石頭就扔到了炎熵的大腿上,氣呼呼的哼了一聲。

    小玩意剛聽明白,炎熵不止不讓他去玩,還沒有去保護楚辭。

    嘟嘟女又撿起一塊石頭遞給了三寸?。骸澳悴皇且Wo好楚辭嗎,他那么瘦,風一吹就倒,沒有你的保護,萬一遇到危險怎么辦,你說話不算數,你不是說要保護他的嗎?!?br/>
    “他還瘦,大姐,比離開地球前他壯了不止二十斤,單手就能撂倒大貝爾?!毖嘴貑∪皇Γ骸澳闶菦]看到,這家伙之前輪著大鐵錘在戰場上狂的和什么似的,之前還和荒原第一戰士佩奇打的有來有。。?!?br/>
    “我不聽?!编洁脚驍嗟溃骸胺凑褪呛苁?,又瘦又弱小,他只能打過三寸丁,沒有你的保護,他一定會被欺負的?!?br/>
    炎熵將煙頭踩滅,沉默了半晌,喃喃說道:“你以為我不想,可楚辭臨走之前和我說,如果真有人可以悄聲無息做掉了漢密爾頓,那么殺我們哥倆同樣易如反掌,楚辭怕我們兩個都掛掉后,就沒人照顧你和三寸丁了?!?br/>
    三寸丁手中的碎石子掉在了地上,哇哇大哭。

    “不準哭?!编洁脚质且话驼坪粼诹巳缍〉钠ü缮?,自己卻也不爭氣的落下了淚。

    “我喜歡這樣的楚辭,比以前更喜歡他,有擔當,獨自承受本不應該承受的?!毖嘴貙⑷缍±^來抱在了懷里:“本以為我和他離開地球后可以百無禁忌的探索宇宙中的所有奧秘,開著面包車區去各個有智慧生物的星球興風作浪,去給泥盆紀添堵,去尋找楚來財,自由,無拘無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可誰知到頭來,依舊要。。?!?br/>
    說到這里,炎熵露出了一絲笑容:“相比那些,我喜歡楚辭現在做的事情,也喜歡我自己現在做的這些事情,因為我們是在做對的事情,正確的事情,這些事情可以證明,我們哥倆不是人渣,不是混蛋,幾個月前,如果不是小喬治的話,如果沒有狼齒部落收留我們,我們或許還在不眠之林里當野人,甚至可能被異化獸啃成了枯骨,現在小喬治下落不明,楚辭怎么可能坐視不管,你也知道,他是重情義的人,想要去找小喬治,可他又擔心你們姐倆,十五萬人族大軍兩天后就會到達,你讓他怎么辦,讓我怎么辦,所以,他只能給我留下,而且。。?!?br/>
    說到這里,炎熵豁然而起,面色劇變。

    只見空中不止何時出現了兩個人影,慢慢落在了地上。

    炎熵冷聲高喊:“戒備!”

    一語落地,巨人們抄著家伙圍了過來,王大富和肖根騰也爬上了制高點,矮人們抽出精巧的短弩,也就四五個呼吸的功夫,這兩位從天而降的元素師被圍的水泄不通。

    其中一個元素師身型佝僂,一頭銀發隨風起舞,另一個元素師身材修長,不過卻帶著紗巾看不清楚容貌。

    二人面對一群膀大腰圓的壯漢們,面無懼色,還略顯興趣的來回觀察著,仿佛來游玩一般。

    炎熵將三寸丁扔進了嘟嘟女的懷里,皺眉走了過去。

    能夠悄聲無息的來到營地里,可想而知是硬茬子,炎熵不敢大意。

    掃了一眼二人,炎熵問道:“元素師?”

    格林望著炎熵,笑著點了點頭。

    炎熵用余光看了眼遠處正在給自己澆水阿德里安,隨即說道:“按照我們狼齒部落的規矩,元素師進來后,先打斷一條腿?!?br/>
    洛佩茲冷哼一聲:“就憑你們!”

    格林對洛佩茲搖了搖頭,隨即對炎熵說道:“我們沒有惡意,只是來找兩個人?!?br/>
    炎熵皺眉不語。

    不知道為什么,眼前這個老頭雖然笑呵呵的,可是卻給他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同樣是元素師,如果漢密爾頓帶來的威壓是可以摧毀一切的滔天巨浪,那么眼前這個老頭就如同一個看不見底的深淵,一個可以吞噬天地的幽暗深淵。

    “你們找誰?”

    “你們的酋長,以及,漢密爾頓?!闭f完后,格林微微轉過頭,看向了遠處正用反器材狙擊步槍瞄準自己額頭的王大富和肖根騰方向,嘴角勾勒出的笑容弧度漸漸放大:“很有趣,可以讓我見識一下這種新奇的道具嗎?”

    “這可是你主動要求的?!?br/>
    炎熵嘿嘿一樂,打了個響指,下一秒“砰”的一聲,肖根騰開槍了。

    驚人的一幕出現了,格林面前居然出現了一面玻璃似的透明元素護盾,擋住了反器材狙擊步槍的大口徑子彈口后,如同玻璃一般出現了裂紋,可緊接著,這些裂紋有消失了,透明護盾再次消失。

    炎熵面色微變。

    他剛剛想的是,如果眼前這個老頭能夠擋住反器材狙擊步槍,那么周圍的戰士們完全就是多余的,如果沒擋住。。。那就沒擋住吧,連反器材狙擊步槍子彈都擋不住還跑來嘚瑟,自己找死怪的了誰。

    “圣。。。圣階?!比巳褐械牡栏窭故暯辛艘痪?。

    元素師各階位中,只有圣階的護盾才是隱藏的。

    炎熵瞳孔微縮,正要開口,司騰突然跑了過來,露出了一張大大的笑臉:“原來是圣階大駕光臨,快請,里面請,大師您好,我叫司騰,您叫我小司就行,我是部落營地的三當家,快快,里面坐?!?br/>
    一邊說,司騰一邊給面色陰晴不定的炎熵打眼色。

    其他人面面相覷。

    都是滾刀肉,圣階來了就來了,打就是了,大不了一死罷了,他們困惑的不是圣階來了,而是另一件事。

    看這位圣階的意思,漢密爾頓和小喬治的元素標記消失,似乎和他沒關系啊。

    堂堂圣階,也不可能沒事跑這來撒謊逗大家玩。

    炎熵微微松了口氣,看來是出了別的意外,只要不是圣階對漢密爾頓下手就好。

    望著圣階,炎熵突然想試試這位天字號強者的成色。

    嘟嘟女太了解炎熵了,見到這家伙又要賊膽包天的找茬,趕緊連拉帶拽的給炎熵拉了回去。

    司騰可不傻,兩個人敢直接空降到部落營地,那絕對是有恃無恐的,而且人家并沒有直接偷襲或者大開殺戒,明顯是有的談,能談,盡量不動手。

    “我們不是來做客的?!备窳忠琅f是那副笑吟吟的樣子,對司騰說道:“我只是來找兩個人,貴部落的酋長楚辭,以及漢密爾頓,可以讓我見見他們嗎?!?br/>
    司騰一臉為難之色:“巧了,倆人都不在?!?br/>
    “是嗎?”格林收起了笑容,微微合目,下一秒,以他為中心,一團無形的起浪如同沖擊波一般散開。

    只不過這個起浪并不狂暴,仿佛徐徐清風一般。

    格林睜開了眼睛:“不錯,漢密爾頓是不在,那么。。。我想和老友芒炎談一談可好?!?br/>
    司騰小心翼翼的問道:“那個,能麻煩問一句嗎,您是來找茬還是,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說,您是參加了東征軍嗎?”

    格林打斷道:“無須擔心,我不會參與任何世俗間的戰爭,與東征軍無關,我來,只是為了尋找漢密爾頓與楚辭?!?br/>
    一旁的炎熵冷聲問道:“你找楚辭做什么?”

    “只是好奇他的身世罷了,告訴我,他們二人去了何處,我們馬上便離開?!?br/>
    “要是不說呢?!?br/>
    炎熵一甩手,袖中的戰術匕首抓在了掌中。

    “年輕人,我的時間,很寶貴,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寧愿帶著我的學徒周游大陸,而不是浪費在這里?!?br/>
    炎熵罵道:“裝你大爺,漢密爾頓自己找去,想要找楚辭,那你得先弄死我們?!?br/>
    氣氛頓時劍拔弩張,嘟嘟女邁著鐮刀爪就給司騰拽了回來,巨人們捏了捏拳頭準備動粗,戰士們從刀鞘中抽出了精鋼長刀,矮人們將短弩瞄在了兩位元素師周身要害處,道格拉斯一咬牙,召喚出了元素護盾,十二名元素師一縮脖子,鉆進了元素塔里慫的和什么似的。

    格林看向準備隨時動手的眾人們,突然笑了。

    “看來圣階的名號已經沒辦法唬人了?!?br/>
    說完后,格林身上突然冒出了無數火光,和原地自燃似的,接近著,周圍出現了四面兩米高的火元素護盾,熱度驚人。

    光是火元素護盾就仿佛帶著毀天滅地的威力,周圍的空氣仿佛都被灼燒干凈了一般,距離最近的炎熵連連后退,迷彩作戰服的袖口居然著了起來。

    格林面色平靜:“我雖然不會傷害你們,但是,我并不介意給你們一個小小的教訓,告訴我,漢密爾頓和你們的酋長到底去了。。?!?br/>
    話沒說完,格林的四周的地面上突然出現了一滴滴藍色的液體,密密麻麻,緊接著,這些藍色的液體如同有著生命一般,瞬間組合到一起,直接將格林召喚出的四面火元素護盾澆滅,順道給這兩位元素師澆成了落湯雞。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從湛藍色液體出現到澆滅火元素護盾,格林根本沒反應過來。

    一聲怒吼,震耳欲聾:“森林之內,禁止玩火!”

    格林面色劇變,抓住洛佩茲的手臂后,雙腳下側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火團,只不過這個火團是沒有溫度的。

    火團出現后,二人如同竄天猴一樣突然升空。

    “森林之內,禁止玩火!”

    又是一聲怒吼,這次湛藍色的液體不是從地面滲出來的,而是從四面八方出現的,再次將火團撲滅。

    兩位元素師略顯狼狽的掉在地上,險些站立不穩摔倒。

    洛佩茲的面紗掉在了地上,花容失色。

    格林雙目圓瞪,呆呆的站在地上,如同白日見鬼。

    剛剛還一副卑躬屈膝狗腿子模樣的司騰哈哈大笑。

    “哈哈哈,這老頭裝B沒裝明白?!?br/>
    炎熵微微松了口氣。

    楚辭說的沒錯,阿德里安這家伙,果然不簡單。

重庆彩五星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