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與反派共此生 > 正文 第54章 審問
本站域名 www.712980.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烈日當空,許夢是在一聲又一聲的呼喚當中醒來的。

    水眸朦朧睜開,她便看見一顆圓圓的,光禿禿的腦袋,在陽光的映射下,油滑錚亮得可以照鏡子。

    迷糊糊之中,她不禁感慨了聲,真禿啊。

    頭皮忽然傳來陣陣刺痛,少女揉了揉眼,視線略往下移了些。

    一個粉粉嫩嫩的肉團子正趴在床邊,手里把玩著她的長發,奶聲奶氣的喊她:“娘親!”

    “娘親!”

    許夢受到驚嚇,一把奪過他手里的頭發,躲到床角,“你你你誰???!”

    “別亂喊哈!”

    她的身體年齡才十四歲好不好!

    粉色團子用小手摸了摸自己光滑的腦殼,咧開嘴露出參差不齊的牙齒,“你就是我娘親??!”

    說完,他從衣襟里頭掏出一枚石鏡,瞪大圓圓的眼睛,蹦跶蹦跶的想要爬上床,“娘親!”

    “我是鏡鏡呀!”

    “鏡鏡?”少女訝然,酸痛的頸脖激起在官洞當中的記憶,她伸手揉了揉后脖,柳眉逐漸擰起。

    那什么,千年石鏡化成的人形明明是個小男孩??!

    怎么……

    目光落在粉色裙擺之上,水眸稍稍瞇了瞇,嗯……這粉色衣服看起來像是她從前的衣裳。

    腦殼光亮,許夢有點想笑,“你是男孩還是女孩?”

    小團子正撅著屁股爬床,聽見問話,他舉起白嫩嫩的小拳拳,很是驕傲,“男孩!”

    “噗!”少女探回身子把小團子抱上床,樂壞了,“那誰給你穿的女裝???”

    一個小光頭穿著個小粉裙,怪好笑的。

    “是……”

    “是我?!狈块T被人推開,慕妙端著飯菜進了屋,“我見他衣服都灰撲撲的,便從你屋里隨便尋了件衣裳給他換下?!?br/>
    飯菜落桌,她的神色有些復雜,“師妹,這小孩哪來的?”

    “為何叫你娘親?”

    許夢一噎,擺手尬笑,“此事說來話長?!?br/>
    “我等下再慢慢同你……”

    “我是爹爹和娘親生下來的!”鏡鏡在她懷里扭來扭去,眼睛亮亮的插話,打得許夢猝不及防。

    “哦對了?!蹦矫畹纳袂榈故呛敛灰馔?,只是更加復雜,“師父叫你醒來之后去劍宗分堂找他?!?br/>
    “他說他想問問這孩子的‘爹爹’是誰?!?br/>
    許夢:“……?!”

    ——————————

    日光降落,少女抱著吃得圓滾滾的鏡鏡去了劍符宗分堂,足尖剛剛踏進門檻,許夢便感受到了其中威壓。

    夜子桑端端正正的跪在分堂中央,而他四周,分別坐著劍符宗的三位大佬。

    符華,許紹峙,韋啟瑞。

    空氣一片凝固,許夢放輕腳步,慎慎然的準備向三位大佬行禮。

    “弟子許夢,見過……”

    “跪下!”許紹峙臉色沉沉,茶杯一放,當即嚇得人腿軟。

    “是?!鄙倥椭^,不自覺的把懷里的小團子抱緊,嚴肅的跪在夜子桑身旁,可無奈小團子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

    只見他歪著小腦殼,咧開了小嘴,脆生生的喊人,“外公!”

    許夢偷偷摸摸的往上瞧了一眼,嗯,她爹爹的臉快黑成鍋底了。

    纖手捂住咧開的小嘴,少女暗暗咬牙,禍從口出啊懂不懂!

    果不其然,許紹峙捏了捏眉心,滿臉陰沉,里頭或許還有些子不教,父之過的痛心。

    “說吧?!彼麛[了擺手,目光掠過夜子桑平靜的臉,“你們昨日到底在官洞當中發生了什么?”

    許夢明顯沒抓到重點,連忙把小團子身上的石鏡展示給他看,“爹爹,女兒在官洞中偶然破開了一個封印,發現里面有一枚千年石鏡?!?br/>
    “也就是他!”她捧住小團子的腦殼,一臉認真的解釋,“鏡鏡是千年石鏡所化,并非是我親生的孩子?!?br/>
    所以爹爹,你還沒有真的當外公!她在心中默默補充一句,天真而不知事。

    她滿臉期冀的望著許紹峙,卻見對方默然,定定的望著下方跪著的二人,臉色略微復雜,真真是欲言又止。

    若是許夢現下拿起石鏡仔細瞧瞧她的樣子,定會發現自己紅唇腫腫,嘴角殘破,衣裳掩蓋之下,有些許紅印漏出,眀顯是一幅頗受愛憐的女子模樣。

    再看旁邊的夜子桑,也是如出一轍的……激烈。

    堂內靜默,少女開始茫然失措。

    “你爹爹要問的不是此事?!奔t線發亮,**嗓音自神識降臨,瞞著在座眾人,偷偷的給她提示。

    許夢眼角瞟向系統,只見他不動聲色的拿起茶杯,喝了半口茶,完了還抿了抿唇上的茶漬。

    倏時,恍然大悟。

    沒有人注意到,符華驀然捏緊的骨節。

    面頰微微發燙,少女偏頭看向桑娃,見他嘴角慘不忍睹的細小傷疤,當下十分愧疚。

    她垂下頭,悄悄用舌尖感受一下紅腫自己的唇瓣,選擇默不吭聲。

    要她咋說???難道要她說她看見桑娃美色,饞人家身子,沒忍不住就去撩撥人家,反遭桑娃強吻?

    還是說她為了完成任務,以她僅有的一點美色惑人,然后主動獻吻?

    無論哪個,都是扯著老虎尾喊救命——找死!

    分堂里頭靜悄悄的,就連好動的小團子,都感覺到了氣氛的壓抑,乖乖的躺在許夢懷里,不再說話。

    良久,符華率先打破沉默,把事情挑明,“聽聞總宗主到達官洞之時,我那孽徒和許宗主的千金便是衣裳不整的昏迷著,旁邊還有一個活脫亂跳的孩童……”

    許夢身子一抖,抬眼望向符華,對方只是沖她淡淡一笑,有點陰滲詭譎的那種。

    少女在心中默默地咬手絹,他這話,仿佛是在說她和桑娃偷情,然后被捉奸了!還有了個娃!

    不過認真想想,當時的情景也確實有點像……

    思緒走遠,許夢不知想起了什么,水眸斜斜剜了系統一眼,她的眼中明顯含有疑惑。

    系統會意,淡漠的拿起茶杯,悄悄給她解釋原因,“我沒有理由出現在官洞之中?!?br/>
    “做一個發現者,再合適不過?!?br/>
    “那也不用把我劈昏??!”少女扣著手指頭,欲哭無淚。

    她連當場解釋的機會都沒有了!

    喝茶的動作略停,系統似有迷惑,“我以為,你是不愿意面對那般尷尬的場面的?!?br/>
    “……”

    許夢和系統在背地里聊得熱火朝天,表面上的眾人神色各異。

    符華眼中閃過些許寒意,他摩挲著茶杯,嘴里含笑:“不知許宗主的千金昨夜為何會出現官洞之處?!?br/>
    “官洞乃受罰弟子禁閉處,這無緣無故的,姑娘為何要深夜潛入?!?br/>
    “難道是有什么不為人知的目的嗎?”

    少女挑眉,剛欲說話,一旁靜默的夜子桑便直起身子,擋住符華他那銳利的眼光。

    “師父,昨日是弟子生辰,師姐良善,特地為我送來吃食?!?br/>
    黑眸蓋下眼簾,他聲音沉了下去,“這些話,方才許宗主已然問過?!?br/>
    “在洞中的一切,弟子也已經一一稟告?!?br/>
    他拱了拱手,朝許紹峙拜上一禮,“許宗主,我們確實是偶然在官洞當中遇見鏡子幻象,才會失去意識?!?br/>
    “至于我們為何會變得衣裳不整,弟子和師姐真是不知?!?br/>
    “哦?”符華輕笑,右腿隨便搭上左腿膝蓋,換了個閑適的動作,問:“那這小孩究竟從何而來?”

    瘦削骨指在腿上輕敲,他的笑容轉冷,“千年石鏡認她為母,與認她為主并無不同?!?br/>
    “她能破除石鏡封印,說明只有她并未深陷在幻象當中?!?br/>
    “這倒是容易讓人覺得,她是早就知曉石鏡的下落,趁著昨夜月黑風高,方便行事,就用為你慶賀生辰的理由進入洞中,以此來掩蓋她真實的目的?!?br/>
    水眸微僵,許夢在暗自誹腹,她確確實實是假借桑娃生辰為由進入洞中,可她并不是沖著石鏡去的,而是沖著秘語去的。

    嘴角微微扯動,她皺了皺眉,在心里默默反駁,況且桑娃也并未陷入幻象,他是……

    “哦對了?!焙谂鄯浩鸺y痕,符華將其撫平,語氣曖昧,“昨夜官洞拔地而起,鬧出動靜的太大?!?br/>
    “若是這居心不良之人做賊心虛,也是可以故意作出一些驚人之事,借此轉移旁人的注意力的……”

    “……?!”許夢氣極,恨不得上前去敲開他的腦袋,看看里頭裝他是些什么東西。

    誰會故意毀自己的清白來掩飾嫌疑??!這都是誤會!誤會!

    下唇嘶嘶的痛,她想起自己解開的發帶和桑娃的腰帶,有苦難言。

    他們兩個真的好像偷情男女……

    少年抿了抿唇,伸手抱過小團子,低聲誘哄,“叫爹爹?!?br/>
    “爹爹!”小團子摸著他的小腦殼,乖巧應聲,完全不顧眾人驚呆的表情。

    尤其是他的“娘親”。

    耳尖泛起粉紅,夜子桑將團子交還少女,平靜道:“弟子曾在奇文異書上面見過,千年鏡妖,善造迷宮,惑人心智,能使人做出一些癲癇之事?!?br/>
    “為的,就是能早人化成人形?!?br/>
    “且這鏡妖在初化人形之時,會選擇兩名被控制者作為父母,以求依賴?!?br/>
    “所以弟子猜想,弟子與師姐昨日失去意識之后,應當是被這鏡妖迷惑,控制著解開了封印?!?br/>
    “而這鏡妖化作人形之時,只有我和師姐二人在官洞當中,所以它便認我們為父母了?!?br/>
    青絲垂地,少年啞聲不明,“所以師父所言,皆為虛妄?!?br/>
    “師姐,向來不喜子桑?!?br/>
    “又怎會愿意同子桑拉上關系呢?”
重庆彩五星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