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修仙有劫 > 章節目錄 第四百四十三章 一家三口,北地宣靈
本站域名 www.712980.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余音繞梁,徐徐不斷的聲音自這位北地氏族人的口中涌現,話語柔和淡然,可傳入南天玉的耳中卻好似萬鈞雷霆,轟鳴不斷。

    噗~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只見南天玉猛的吐出一口鮮血,拼命使勁的搖著頭,似乎對眼前的一幕表示不愿相信。

    “哈哈,你自認潛藏隱晦,為防咒術巫術的偷襲,在這世間從不透露本名,就連你自己的子嗣都是不知,然君王為美人一笑失江山??!”卻見北地氏族人冷笑開口,似在回味著往事。

    “想當年,那可真是一段刻苦銘心的愛戀啊,陷入愛河的南天玉也族長不顧一切,可謂男兒本色,為了自己的妻子不惜暴露了潛藏無盡歲月的秘密,感人,實在是感人啊......”

    “可你,莫不是忘了那堯梭北極是誰的地盤,莫不是忘了她幕宣靈之本名為,北地宣靈!”

    “說來,南天玉也族長當年的那段佳玉良緣,可至今都在我北地氏族地,受到歌頌傳揚呢?!?br/>
    只見這位北地氏族人口中話語連珠,卻是字字誅心,刮著南天玉......刮著南天玉也的心扉。

    短暫的片刻,這位曾經叱咤堯梭風云的南天玉也,神情恍惚,眸中無神。

    “宣靈......”默念著那個人的名字,南天玉也的臉上竟是在不覺間,留下了一道淡淡的淚痕。

    那是一段令他南天玉也不堪回首的往事,那是一段令他無法釋懷的曾經,那是一段令他追悔莫及的過往,那是一段......

    嘭!

    突兀的一股威壓再次降臨,北地氏族人手中令牌生輝,引動威能,更是聲音嘶吼道:“哼!這個名諱,你不配提!”

    嘭~

    似因南天玉也觸及了底線,徐徐的威能碾壓而來,迫使南天玉也翻滾在地。

    “哈哈,是我當年太過年少輕狂了??!”卻見南天玉也突然仰天狂笑一聲,語氣中蘊含著深深的懊悔之意。

    “能夠運轉北地令的威能,激發蘊藏在我血脈中的上古禁制,想來閣下在北地氏中的地位亦是斷然不低,不知閣下究竟是哪位......”失神過后,南天玉也明白這一切都已無濟于事。

    如今北地氏的族人攜帶著北地族長令來到此處,上古禁制纏身,他南天玉也縱是遠超天仙的修仙者大能,又有何用。

    “哈哈......哈哈......”

    然而南天玉也得到的回應,卻是數聲放蕩不羈的狂笑,笑容中充滿著憐憫,充滿著嘲諷,充滿著對他深深的不削,更有癲狂!

    “哈哈,年少輕狂?你那叫年少輕狂?”

    “當年,你來到我北極天,來到我北地氏族地北極域時,你可知我族有多么激動,你可知我北地氏等那一天等了多久!”

    “然而您這位南天氏的大族長,又是如何回報我們的真心相對呢?”

    “設下重重陰謀詭計,迫使我族圣女不惜放棄氏族也要隨你離去,途中更是令圣女重傷,返程趕回北極域只為救圣女生還,又不惜暴露自己潛藏的秘密,不惜跪地于人......哈哈,陰謀算盡,你為的不就是我北地氏的至寶!”

    “我等當年也是蠢笨,未能發覺異端,對你沒有任何懷疑,當你的陰謀得逞,圣女亦是對你死心塌地,你二人更是誕下一子南天無雙?!?br/>
    “為此,老族長心中喜悅,不惜消耗我北地氏全族底蘊之力,也要助你成功跨入純陽?!?br/>
    “這本是一段值得得到歌頌的佳玉良緣,刻苦銘心的愛戀,然后呢!”

    “你仗著我族圣女北地宣靈對你的喜愛,肆意利用,目的竟一切都是為了你自己!”

    “待你功成身退,成功突破那天仙的桎梏,跨入那純陽真仙境,而我北地氏也已然為你的自私油盡燈枯?!?br/>
    “本愿你可帶我族人離去,誰知你個忘恩負義的小人竟還痛下殺手,欲滅我全族!”

    “那一戰昏天暗地,是我北地氏的恥辱啊,若不是圣女最后醒悟,施以北地令激發你血脈內的禁制,恐是這世間都是沒有北地氏了......”

    “哈哈,一戰致使我族損傷殆盡,殘喘不惜,而你也因禁制反噬,狼狽的離開了北極天?!?br/>
    “隨后百年你立下儲侯之位,常年閉關刻苦修行,這是為何,你真當我北地氏無知不成!”

    “圣女雖是借助北地令擊退了你,卻也令你明白了我族對你的威脅,哈哈,想來這漫長的無盡歲月,你都是在苦心鉆研你血脈的禁制吧?!?br/>
    “你也明白,封禁在血脈的上古禁制是那位大能設下,縱是你如今修至純陽都無濟于事?!?br/>
    “唯有當修為再次突破,境界能夠與之那位大能相提并論,才可借由道法威能破去禁制?!?br/>
    “據無雙所言,這些年你不惜一切代價的刻苦修行,修為都是達到了純陽境圓滿,半只腳都跨入了那個層次?!?br/>
    “為何要如此焦急,是怕我北地氏重出世間,還是怕我北地氏尋你報那當年之仇,哦,對,你是在怕這北地令激發你體內的上古禁制吧?!?br/>
    只見這位北地氏的族人口中喋喋不休,看著南天玉也的目光,好似鋒芒利刃,恨不得將其碎尸萬段,千刀萬剮。

    然而此刻的南天玉也,卻也是如同面對一件無比恐怖的事件,呼吸加重,身軀連連顫抖,就連那布滿皺紋的額頭,都是冷汗直冒。

    “你究竟是誰,怎么可能知道這么多!”指著這位北地氏的族人,南天玉也瘋狂嘶吼道。

    “哈哈,我的小玉也你是把我忘了嗎,當年可是你口口聲聲說要與我共度余生,這千萬年不見,怎么如今老了都不記得當年佳人了......”只聽突兀的一聲悅耳響起,音浪動人心弦,如是那天外弦音令人迷惘其中,不得自拔。

    “小玉也,這禁制鎮壓的滋味可與當年相同?修為反噬的滋味可還好受?一身道法凌天卻無法調動一絲威能的滋味可還舒坦?”

    卻見這位北地氏的族人溫婉一笑,雖有清蒙玄妙籠罩,令人無法看清長相,卻是這聲音柔和溫婉,誘惑動聽,不曾想竟是一位女子。

    “宣靈!是你!”突然的醒悟,南天玉也目中震撼遍布恐慌,瞳孔大睜,身軀顫抖不止。

    原是這位神秘的北地氏族人,正是那南天無雙的母親,正是他南天玉也當年利用的那個北地氏圣女,北地宣靈!

    嗡~

    不待北地宣靈作出回應,卻見一股血紅般的光暈徒然涌現,化作血霧籠罩蔓延而起,原是一滴精純無比的眉心精血,正在快速燃燒。

    咻!

    剎那間,悍然涌動的氣息洶涌澎湃,再見一道流光迅猛呼嘯,實是南天玉也的身影飛梭。

    當知曉此人的真正身份,南天玉也再無半分遲疑,果斷的選擇了運轉禁術,不在乎那禁術會產生的嚴重后果,只欲趕忙逃離。

    “哈哈,既然我都來了,小玉也你就別急著走了嘛?!敝宦牨钡匦`大笑出聲,手中令牌突兀有著光暈環繞,厚土褐黃般的光輝浮現。

    “破!”

    簡單的一字響起,平淡無奇,好似話語閑聊一般,北地宣靈只是拿著令牌,說了一個字。

    轟~轟隆~

    然而,卻見那南天玉也離去之地,猛然有著迅猛漣漪擴散,好似一道威能無比強大的道法神通爆裂,引動了毀天滅地般的動靜。

    “哼!小玉也啊,北地令在此你又能跑到哪里去,放心,我對你的仇恨,可不是你死就能磨滅的!”冷哼響起,只見北地宣靈猙獰冷笑。

    “哈哈,血脈禁制的威能爆炸,這滋味可不好受呢,為了不讓你直接隕落,我特地將禁制的威能壓縮了五成,小玉也可別讓我失望啊?!?br/>
    “你先跑,宣靈過會兒就去找你呢......”自言自語間,北地宣靈的眼眸中浮現著一抹絕寒。

    不再看向南天玉也離去的方向,北地宣靈轉而對著南天無雙開口道,“你父親......”

    “多謝母親大人出手,他不是我的父親?!蔽挥谝慌钥磻虻哪咸鞜o雙,卻是冷淡無情。

    “很好,如此一來他不死也修為必然大減,倒是要恭喜你終于成為堯梭真正的皇了?!北钡匦`似乎對這個自己的孩子,并沒有多少感情。

    “還是要多謝母親大人的相助,在今日助我終于擺脫了他的壓制!”只見南天無雙恭敬行禮,實則他對自己的這位母親,也沒有多少感情。

    帝王之家,情感永遠是最卑微的......

    “寒暄的話就不必了,如今你沒有了阻礙,待得千年后堯公廟開啟你等到往北極,可別忘了你答應我北地氏的承諾......”說著,北地宣靈便是雙手一扯,生生的撕開了空間離去。

    只是這北地宣靈在離去的剎那,竟好似回身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黎星,臉上有著一抹怪異而陰邪的笑容。

    而南天無雙則是如同老鼠遇貓一般,畢恭畢敬的站著恭送著北地宣靈,好似不敢有一絲的懈怠,不敢有一絲的不敬。

    剎那轉瞬間,此間這一切發生的轉變實在太過突然,黎星的心中尚且還在因寒冷打顫,卻是不曾想這片刻時間的發展如此震撼人心。

    “我......這,這一家三口......那什么,我是不是不小心知道了很多,我不該知道的事情......”黎星在心中嘀咕著,這一切的發展恐怖如斯,對于如今的黎星而言,不免有些難以接受。

重庆彩五星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