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DARK時空 > 正文1 第四百九十五章 無法忍耐
本站域名 www.712980.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古老弟,咱們現在怎么辦?”方未看向李渙,問道。

    此時,他們已經離開了剛剛虐殺中年人的地方,至于那里的現場,他們可懶得去收拾。

    “去他們老巢!”說到這兒,李渙頓了一下,然后再次開口說道:“殺他個天翻地覆!”

    聞言,方未臉上流露出笑意。

    以前的李渙可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但是今天的李渙顯然憤怒至極,所以做事狠辣果決很多,少了很多顧忌,絲毫不怕惹麻煩在身。

    雖然這樣會產生一些不可控的后果,但是這樣的生活才是方未想要的,他不想過得太過謹慎小心,反倒讓他感覺有些束手束腳。

    當然,他也知道自己如果太過放開手腳,做事不計后果,肯定會出大事。

    只是這個度,著實不好把握。

    之前,李渙一直都是謹慎小心,很少發過怒,經過那次在萬區的大戰之后,李渙甚至從沒有全力出過手,仿佛什么事情都無法讓李渙提起興趣一般,或者說,李渙對這個世界太過漠然,這種感覺讓他很不舒服。

    但是今晚的李渙,卻是仿佛釋放了自我一般,而且,他知道李渙依舊能夠把握好其中的度,不會搞出太大的事。

    這種度很難把握,他方未懶得去把握,有李渙在,他知道怎么鬧都不會出大事,所以心中也就沒了任何顧忌,聽到李渙說要殺他個天翻地覆,更是極其興奮,戰意絲毫不加掩飾。

    如果說之前他愿意跟著李渙,是因為李渙對他脾氣,能夠給予他們兄妹安全的保障,那是對強者的一種依賴。那么現在,他對李渙是打心里眼里敬服!

    李渙顯然不知道方未的心思變化,他要殺他個天翻地覆,完全是因為內心的憤怒。

    至于后果……

    只要他夠強,還需要怕這些?

    更何況,在他手下,對方一個都逃不掉,事情怎么傳出去?

    這些人觸及了他的底線,一個都不能活!

    根據那個八哥和中年人所說,他們組織的人數不少,那個殘疾人救助中心只是為了收攏那些殘疾人,而最近因為殘疾人大多數都被他們吸收了,所以他們開始在另一個叫紙醉金迷的洗浴中心內將一些正常人硬生生地變成殘疾人。

    然后,再行將這些殘疾人推出來去服務那些有特殊癖好的人,或者去大街上乞討等等,各種手段,目的很簡單,幫他們斂財。

    而這個組織真正的核心管理層一共有三個人,分別被稱為大哥、二哥和三哥!

    明面上的大管事是三哥,看似什么都管,實際上很多大事都是大哥和二哥兩人商量好告訴他,他去執行而已。

    換句話來說,這個所謂的三哥是隱藏在幕后的大哥和二哥推出來的棋子。

    雖然這位八哥的地位也不低,專門負責處理這些尸體,可見也是組織的高層,頗為受信任,即便如此,也不知道其大哥和二哥到底是誰,甚至都沒有見過兩人,更不知道這兩人是干什么的了。

    他只是隱約知道二哥好像是什么黑幫頭子,手中的勢力在第四安置營當中還不小。

    再具體的,他就不知道了。

    李渙接下來的目的很明確,搗毀殘疾人救助中心,然后直奔紙醉金迷洗浴中心,將里面的組織人員全部殺死,然后逮住一直駐守在那里的三哥,逼問處其大哥、二哥的消息,再行處理隱藏在幕后的大哥和二哥。

    李渙和方未的速度很快,兩人很快便是來到殘疾人救助中心。

    看著大門上的牌子,方未面色憤怒地說道:“呸,媽的,一群衣冠禽獸,該死!”

    “陳大哥,你去后門,但凡想要逃出去的,一個不留,全殺了?!崩顪o冷冰冰地說道,語氣看似平淡,卻是讓方未這等實力的人都是感覺心頭發顫。

    “好!”方未也沒有遲疑,當即點了點頭,然后身形一閃,徑直朝著后門處奔去。

    李渙的目光再次落在那塊大門上的牌匾上,雙眼微微瞇起。

    “嗖!”

    突然之間,一道黑影劃過。

    然后,這塊大門上的牌匾便是掉落。

    “嗖!”

    下一刻,李渙的腳掌和腳趾驟然發力,腳踝以上的部位絲毫不動,但是身形卻是仿佛鬼魅一般,速度極快地前沖而去。

    “嘭!”

    李渙一腳踹出,牌匾瞬間崩碎,化作無數木屑。

    這般動靜,殘疾人救助中心的人瞬間被驚動了,周圍的街坊鄰居也紛紛被驚醒,探頭想要看看發生了什么事情,卻沒有出門。

    畢竟這是黑夜,這個時候死個人太正常了,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鬧出這么大的動靜,事情顯然不簡單,他們自然不敢貿然露頭,一旦被殺,那就不值當了。

    “嘭!”

    李渙仍舊一步一步地來到大門前,然后猛然出腳,簡單粗暴,卻極為有效,直接將大門踹開,門板崩飛。

    站在門后隨時準備出手的四位大漢,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門板撞到,慘叫一聲,紛紛倒飛而出,甚至由于木板的速度太快,這四位大漢的頭顱撞破了門板,直接從門板的另一面露了出來。

    “噗!”

    這四位大漢雖然身手不錯,但是此時根本沒有展現的機會,直接被木板震到吐血,眼看是不能活了。

    “你……你是誰?”

    一旁沒有被波及到的一位六十多歲的佝僂老人,顯然也沒想到李渙這一擊如此恐怖,瞬間意識到遇到了強者,心中驚駭,但是他顯然是見過大世面,勉強穩住了情緒,深吸一口氣,主動開口說道。

    看到這位佝僂老人,李渙雙眼猛地一凝。

    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在未來當中能夠活到現在,簡直就是個奇跡,因為很多老人在實力提升方面幾乎完全停滯了下來,實力不夠強,很難存活,道理很簡單。

    這位老人能夠活到現在,顯然有些本事。

    事實上,這個老頭也的確不簡單,根據八哥所說,這個老頭才是殘疾人救助中心這個機構的管事,比八哥地位還要高。

    “噗!”

    李渙眉心一動,狂猛的精神力直接催動飛刀,在短短數息的時間里,將這位佝僂老人的身體上下劃出數十個傷口來。

    而且,這還沒算完!

    李渙并沒有打算輕易殺死這位佝僂老人,控制著飛刀避開了這位佝僂老人的全身要害,大動脈這種經脈也是從不觸碰。

    佝僂老人顯然沒想到李渙直接一句廢話沒有,見面便是動手,而且手段這般狠辣。他慘叫著,剛開始在威脅,畢竟他背后的實力也頗為不凡,后來語氣一變,直接跪在地上求饒,然而,一切都沒有用,當感覺到身上不再有肌肉撕裂的疼痛時,李渙的身影也是消失在了他的視野當中。

    而此時,佝僂老人全身的皮膚全部被割裂,沒有一處好的皮膚,雖然傷口不大,而且傷口并沒有觸碰動脈,所以他全身都是溢出了鮮血,仿佛一個血人一般,身體一動,便是感覺到全身疼痛不已。

    他現在的意識雖然頗為模糊,但是卻不敢動,劇烈的疼痛仿佛萬千螞蟻蝕骨一般,生不如死。

    這個老頭的實力不過一級覺醒者初期,這等傷勢,必死無疑。

    李渙懶得在他身上浪費時間,一步步地朝著里面走去,即便是殺佝僂老人也不過是使用精神力,腳步并沒有停頓。

    見一個殺一個,而且在強大的精神力作用下,任何一個人藏在任何角落都躲不掉。

    現在的晚上,李渙已經詢問過那位八哥,現在留在殘疾人救助中心的人,全都是內部人員,那些雇傭的員工只是在大堂做一些接待工作,天不黑就走了。

    所以,李渙殺起來毫無顧忌。

    李渙的強大和幾乎不講道理的殺戮,使得這里的人紛紛膽寒,不少人都是朝著后門狂奔而去。

    李渙并沒有追趕,仍舊在清理著那些試圖躲起來和拼命的人。

    當李渙來到后門的時候,方未已經將最后一位逃出來的女人捅死。

    “走,去紙醉金迷!”李渙看也沒看地上躺著的尸體,直接開口說道。話音尚未落下,李渙便是朝著紙醉金迷的方向走去。

    方未當即跟上。

    兩人離開,殘疾人救助中心徹底變成了人間地獄,無一活口,全部被殺,沒了殺戮和慘叫聲,這里徹底變成了死寂一片。

    周圍的鄰居即便是聽到了殘疾人救助中心安靜了下來,也不敢冒頭,濃重的血腥味深深地刺激著他們的神經,這個時候,誰敢露頭?

    ……

    紙醉金迷地處第四安置營的南北大道,可見其背后的勢力很強。

    此時的紙醉金迷內部人員顯然還不知道殘疾人救助中心發生的事情,仍然歌舞升平,燈火通明,在黑夜籠罩的第四安置營當中顯得頗為醒目。

    李渙的身上沒有一絲血跡,只有淡淡的血腥味,不過一路急奔,身上的那點血腥味也是全部被吹散,幾乎微不可聞。

    倒是方未,全身的血腥味頗為濃郁,主要是他身上有著那些被殺之人的鮮血。

    很快,兩人來到紙醉金迷的大門前,站在一處陰影地方,李渙開口說道:“老規矩,我走正門,你堵后門。記住,我動手之后,你再動手,不要放過任何一位身穿黑色西服的工作人員?!?br/>
    “明白!”聞言,方未當即點了點頭,然后轉身離去。

    從八哥的口中,他們得知,在紙醉金迷工作的工作人員的穿著也分等級,而穿黑色西服的工作人員,才是紙醉金迷的內部人員,數量不多,卻是三哥真正的心腹,這些人都知道關于殘疾人內部的事情,甚至不少人還參與其中。

    李渙和方未兩人雖然憤怒,但是也不會濫殺無辜,所以他們只殺這些身穿黑色西服的工作人員。

    等到方未離開,李渙方才緩步離開陰影處,朝著紙醉金迷金碧輝煌的大門走去。

    紙醉金迷的生意很紅火,尤其是晚上,生意更是火爆!即便現在已經是后半夜,仍舊有很多人來來往往,絡繹不絕。

    “歡迎光臨?!遍T口四位禮儀小姐,聲音很甜、身材很棒、臉蛋漂亮而且彬彬有禮,最關鍵的是她們穿著暴露,極為勾人。

    和李渙一起進入的一個高壯的胡茬男,直接毫不客氣地在禮儀小姐的胸口使勁摸了一把,而且還說著污言穢語,極為狂傲。

    被摸的禮儀小姐,眼神深處劃過一抹厭惡,但是卻絲毫不敢表現出來,仿佛被摸胸口的人并不是她,仍舊笑靨如花。

    走進去是大堂,柜臺前站著的仍然是各方面條件都很不錯的年輕女孩,顯然是幫新來的客戶介紹紙醉金迷服務的。

    李渙一進來,便是有引導人員把他領到一位服務員面前。

    “先生你好,我來跟你介紹我們新推出的產品?!边@位服務員大概十**歲,濃妝艷抹,身材很棒,而且聲音很誘人,更關鍵的是,很會察言觀色。

    李渙知道不可能一下子就找到那位三哥,所以他也不急,想要先觀察觀察。但是卻也不能太過明顯,所以很配合地表現出感興趣的表情。

    然后,這位服務員便是開始介紹道:“我們這最近推出了一款新的產品……”

    李渙看著服務員遞過來的類似菜單的一個本子,臉上露出極為感興趣的神色,但是眼神深處卻是不斷涌動著冷厲之色。

    上面絲毫不加掩飾地羅列出各種特殊服務,甚至在最后面還貼著十張女人的照片。

    用服務員的話來說,這十位是紙醉金迷的鎮店之女。

    不得不說,這十個女人一個比一個漂亮,各方面都很不錯,而且這是名女子的也是各種類型都有,比如說女王范、御姐范、蘿莉范等等。

    用百分制來說,至少能夠打八十五分以上,絕對算得上女神級別,甚至里面還有一個明星、一個主持人!

    而且,這十個女人的照片下面,還有這些女人擅長的“技術”,價錢等等,應有盡有,極其全面。

    “不知道你們這還有沒有什么更加特殊的服務?”
重庆彩五星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