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殘魄御天 > 章節目錄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 風轉
本站域名 www.712980.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當那些暗紅色圈圈變成一塊塊不規則的斑點時,那要塞之上的其他十一大真主還沒意識到接下來他們要面對的是什么,直到那十一塊斑點中心有力量爆發,  一陣流速極慢的力量風掃過來,他們才意識到這次面對的對手早已經是遠超過他們的存在。

    當那斑點中心光芒升起,暗紅色的斑點被浸染成了金色,這一刻無比磅礴的力量揮灑,無數看不見的力量射線跟著爆發的金色光芒像四周輻射能量,能量風橫掃而過,就像是海嘯傾覆一般,這全條風之河流在海嘯面前顯得那般渺小。從風速上來說力量風的速度與青風相差無數倍,然而其蘊含的力量也一樣相差無數個量級。

    這時候十二個人才意識到這根本不是什么較量,這是對抗一場災難,是滅頂之災。十二個人聯合起來使盡渾身解數,十二棵大樹并攏纏繞,從力量風還沒有席卷的另外一邊瘋狂吸取原生之力。它們都很清楚,現在想要逃走已經是不可能了,這只是初始爆發的風速,等到完全爆發之后這股毀滅的力量風橫掃而過他們必死無疑。

    十二大真主化作大樹,樹冠蔓延數萬米,根須更是擴散數十萬米,牽引著整個范圍內的所有植物原生空間,而且也顧不得空間里面在進行什么實驗還是在做其他什么研究,那密密麻麻的根須直接包裹整個空間一頓吸,很多空間在一瞬間便力量衰竭化為一塊焦黑干癟的石頭。

    吸收了如此磅礴的力量,一方綠色的屏障終于是在那席卷的力量前豎起,此時此刻風流息川早已經不見了,完全淹沒在了力量風下,接著那光芒斑點徹底爆發,一瞬之間翠綠色的原力空間中爆發一陣耀眼的金光,風霄所在的空間劇烈震蕩,特別是離得近的那些空間里一切已經形成的植物體空間在這空間震蕩里直接崩裂,無數的設施和儀器毀于一旦。

    就算是相隔無比遙遠的風主所在的風庭之地也感覺到有一股如刀一般的強風掛過,這風速雖然不強,可是風力卻連它的颶風都差點被刮停。緊隨其后的是無比耀眼的光芒,在這原力空間中,在風霄這片沒有天地的世界里風主竟然看到了一顆耀眼璀璨的金色太陽升起,一瞬間整個風霄光芒萬丈,然和一個植物體空間,任何一處原力空間都被照亮。

    與之相鄰的石獄和雷池兩大植物體之主所管轄的區域里也有明顯的震感,那光忙也一樣照亮了整個區域,這一刻整個原力空間都看到了這金色的光芒,就連在極其偏遠之處的莫拉尼莫林的等人也看得到在遙遠的綠色空間深處有一顆金色的星星璀璨奪目閃耀不停。

    誰都沒有預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出于正中央的亞靈娜被自己的磁極所包裹,這力量風全都是由磁極之外釋放,她所在的中心就像是光斑中心核一樣。她也沒有想到會有這樣驚世駭俗的威力,秦宇更加沒有想到他不過是往那RT0的暗耀光斑序列里面加了一點自己第一區的編碼,結果爆發出的能量會這么恐怖。

    見到綠色的空間變成金色,那無數的原生之力被驅散消弭,秦宇越來越好奇究竟是什么人賦予瓦蘭丁他們這樣毀滅性的武器。與這個核心比起來,RT0的機械核心和其它制造簡直就是個屁,能夠把這種武器嫁接到這種核心上,它的武器驅動序列該是多么變態。

    那十二大真主架起的屏障在這股力量風的傾軋下苦苦支撐,從很遠的地方風主也能看到有一面漆黑的墻擋住了一部分爆發的光波。如果他有頭有臉的話現在的表情一定是非常陰沉難看到極點,且不管接下來如何,就光是現在他的風霄就要受到重創,幾百年都未必能恢復生息。一想到這里,他的心中便升起了瘋狂的念頭,他的目光與那機械對視,加快了轉化的過程。

    現在的鹿鈴已經無法維持她的精神力不產生波動,因為有一些動搖心志的東西在她的意識里不斷滋生。此刻的鹿鈴已經經歷過了好幾段心路歷程,現在她終于見到了爺爺,她正要問清楚一切,問清楚自己的身世,看到的卻是鹿米爾一臉淡然地看了自己一眼就走開了。

    鹿鈴想要出聲叫他,卻發現發不出聲音,并且她自己被關在一個圓柱形的玻璃容器里,身體也動彈不得,但是她卻有視覺。培養艙上寫著一串數字,數字的開頭是14,后面是一杠,最后再跟著848。她不知道這代表什么,這時候鹿米爾又走了過來,他的樣子看起來年輕很多,他從手上打開一塊數據顯示板。

    顯示板的畫面左上角是14-848,中間的畫面分為兩部分,左邊是她所在的玻璃容器,容器的左邊顯示著很多數據,主要是容器的環境情況和里面的溶劑數據。而右邊就是她的身軀模擬圖,再往右同樣顯示出她的整個身軀的數據。他檢查了一遍數據之后似乎有些高興,特地將一條藍色的線和一條紫色的線取出來觀察了一下,并且合并了一下兩者的波形,發現有大部分的地方都是重合的。

    之后他又添加了些什么東西,隨后鹿鈴便覺得意識有些迷離,等她再一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身軀可以動了,當然并不是她在控制,而是像機械那樣受到程序的驅動。在他的注視下鹿鈴走出了房間,她還是不能開口說話。然而等她走出房間的一刻便徹底呆住了,通道的左右兩邊墻體里嵌著很多一樣的容器,而在容器里面有無數個一模一樣的她。

    一直以來她都覺得爺爺是最疼自己的,他是那么和藹可親,然而現在她才發現原來自己不過是無數實驗品中的一個,而且從每一個容器的編號來看,她們全都是在自己之前生產的。這一刻鹿鈴再也無法維持自己的本心意識,心念瞬間崩塌,精神的波動愈發劇烈,偏移也就越來越大。

    她沒有想過這一切都是機械數據在搞鬼,抓住她內心的弱點來攻擊她的內心,所以此刻的鹿鈴已經完全陷入了夢魘之中。那意識靜止的裝置空間終于解禁,裝置中溢出的粒子在消亡她的意識,精神力的波動也在機械的精密控制下逐步與風主的相互匹配。

    就在這時那顆金色的驕陽還是勝了,最后的屏障只是幫十二個人抵擋了力量的摧毀,而沒能護住其他地方。十二個人的樹冠樹枝和樹干全都被抹去,只留下了光禿禿的樹樁,就連根須也只剩下一小部分,可以說只差一絲他們的命也就一起交代了。

    這還不是因為他們有多能,而是發出這道攻擊的人主動撤去了攻擊,差點將他們帶走的不是對方全部的攻擊,只是撤去之后的余波。這時候的亞靈娜已經出現在了那風庭空間,當她從那X裂隙之中走出來的時候,見到的就是左邊被關著的鹿鈴神色痛楚靠著裝置,另外一邊則是一團青色的旋風正被光球所包裹。而光球之間與鹿鈴所在的裝置正在以管道傳輸者什么。

    “鹿鈴!”

    亞靈娜沒有客氣,伸手祭出火刀便劈向那只拖著鹿鈴的裝置的機械手臂。但就在這時從遠處一直旋轉的風旋之中伸出一只青色的大手將她的刀焰全數擋下。一招不成,亞靈娜沒有停手,她再次抓來一個光球,盡管現在因為強行收掉暗耀光斑導致她的意識消耗有些嚴重,但也不能阻止她要立刻救人。

    “風轉已經啟動了,你可以繼續動手,到那時我保證她百分之百暴斃?!憋L主的聲音傳來,那只手掌也收了起來,擺出一副什么也不打算再管的姿態。

    “你究竟意欲何為!她若有事,我便讓這風霄從此消失!”亞靈娜美眸深寒,眼中殺意如刀掠過那團發出聲音的風主。

    “你大可現在就這樣做,這些植物體不過是這片空間的一些螻蟻罷了,你覺得我會在乎它們的生死?太天真了!現在你有兩個選擇,第一就是出刀劈開這風轉裝置,這樣的話你或許還有機會殺我為你的朋友報仇。第二就是看著我與她形意交換,最后那具身體和精神力歸我,說不定你還能有機會從機械記憶體中拿到她的一些意識碎片?!憋L主把自己的牌亮出來讓對方做選擇。

    亞靈娜玉手緊握,她知道對方說的十之八九是真的,可是現在還有什么辦法能夠逆轉,裝置已經啟動,既不能阻止也不能摧毀,難道只能眼睜睜看著鹿鈴被奪去身軀,又或者自己親手葬送她。在她猶豫之間,在鹿鈴那邊的裝置里已經出現了青色的氣息,而與此他這邊的青色風旋也染上了一縷黑色,兩個人的意識正在交換。

    “誰說我們只有兩個選擇的,就讓它看看第三個選擇!”

重庆彩五星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