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修神外傳仙界篇 > 風起明道仙域 第二千四百六十四章 高明的苦惱
本站域名 www.712980.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說到此處,柳晏妤眼珠一轉,奇道:“咦,也不對啊,我之前簡單用過這繡球,有些弟子的紅線是有氣息的??!”

    玉牒蕭華心里明白,姻緣紅線是跟輪回有關,州小明和月一純的紅線在仙界空間內肯定沒有氣息的,只有出了空間,到得天庭,才能有天庭和道仙界輪回的氣息。

    這等事情玉牒蕭華無法跟柳晏妤說明,只好聳聳肩道:“看起來妤兒要繼續努力,好把這繡球完全掌控?!?br/>
    隨后,玉牒蕭華又跟柳晏妤說了會兒話,抬手將州小明依舊封印了,自己帶著常媛和月一純出來,將她們送入林泉高逸圖第三層。

    月一純固然不是州小明轉世情侶,但她跟姚軒一樣,跟蕭華都有些因果,姚軒資質有限,蕭華不能給的太多,月一純倒是可以多多造化,總不能九千年之后,藍湛回來居然比月一純修為高了很多,蕭華自己也沒臉面?

    諸事安排妥當,蕭華又開始琢磨,剛剛柳晏妤祭出繡球的時候,蕭華也看得清楚,州小明神魂之上,輪回之力跟姻緣之力有了一些分離的痕跡,若不出意外,該是那個石縫空間的作用,所以蕭華還需按照州小明的記憶,去尋那個樓閣光影的所在。

    至于青蓮劍仙說光影樓閣是茂選或俊選的場景,蕭華覺得極有可能。

    因為元域太過兇險,藍雨和杜心未必能待得長遠,而藍雨想要保護杜心,走天啟之選是最為穩妥的路。

    至于天啟之選,當日在妖盟的槐江天境,蕭華已經聽藍鷹說起過,而且藍鷹還為了拿到藍家的名額,出手將藍玉襲殺。

    既然有了新的方向,蕭華吩咐絡繹商盟將天啟之選的訊息拿來自己仔細探察。

    看完之后,蕭華皺眉了,因為天啟之選的范圍涉及整個天庭,分作博選、茂選、俊選、英選、賢選、睿選六輪,前四輪都是在五城天域之內,甚至各個大城內遴選,最后兩輪則集中在五城進行,具體的規則蕭華沒有特別細看,因為他感覺這類似凡界藏仙大陸,不,應該是凡俗學子的科考。

    蕭華固然有文曲分身,也博覽群書,但他沒必要參加這種沒有任何意義的遴選??!

    “罷了,罷了~”蕭華想了片刻,說道,“不若從造化門弟子,哦,甚至天庭弟子中選幾個,讓他們參加天啟之選,若不出意外,藍雨就是在這浮玉城內參加的,讓他們看看有沒有類似的景致,蕭某抽空去看看,看能不能找到藍雨留下的痕跡即可?!?br/>
    “倒是這個六嗜閑人~”蕭華摸出一個狀若人形的碧玉,眼中露出了意味深長,暗道,“蕭某得去見見?!?br/>
    碧玉人形是個身著錦袍的老人,老人的臉上帶著笑容可掬,身著還手拿蒲扇,一頂小官帽怎么看都有些可笑。

    不知道是故意,還是群玉樓根本不知道如何去找六嗜閑人,沈升只把信物給了蕭華,并沒有說怎么去找,亦或者去哪里找,所以蕭華令絡繹商盟弟子幫著看看如何使用信物,自己則把信物收入空間。

    看看時間差不多了,蕭華起身出了樓閣。

    望江閣是個酒樓,蕭華剛踏入樓閣就聽得耳邊有高明的聲音響起:“蕭文友,上二樓?!?br/>
    二樓靠窗的所在,高明正笑吟吟的坐在玉幾旁邊,其上放了一個玉壺,還有一些珍饈美味。

    蕭華坐下,兩人寒暄幾句,蕭華問道:“高文兄尋小生何事兒?”

    “放心吧!”高明拿起玉壺給蕭華斟酒,說道,“不是你那個一濁老人的信物,是有另外一件事兒想跟你商議?!?br/>
    “探寶?”

    蕭華一聽就警惕起來,他現在對探寶很敏感,心里也有了陰影,妖盟一個槐江天境把蕭華的心傷透了,他花費了不知道多少時間,才從那個時間和空間的山谷,還有時間和夢境的山谷中飛出??!

    “探寶?”

    高明也愣了,他臉上泛起了苦笑,舉起酒杯道,“蕭文友,我倒是想去探寶,可……可我這身修為,能去哪里探寶??”

    “哦,倒也是??!”

    蕭華撓撓頭說道,“我忘記咱們是書仙和頌仙?!?br/>
    說著,蕭華也舉起了酒杯。

    “看起來蕭文友是志存高遠了?”高明笑笑,跟蕭華碰了一下,說道,“為了咱們的志向和遠方,干!”

    “干!”蕭華雖不喜酒,但高明這般低階儒仙面前,他還不至于拿什么架子,也舉杯喝了。

    天庭的酒跟道仙界的酒有些不同,甘甜異常,蕭華喝了之后口齒生津,感覺跟仙茶沒什么本質區別。

    “其實~”高明放下酒杯,看看窗外,遠處樓閣之間有一條江水如帶,游蕩在天地之間,高明悠悠的說道,“我尋蕭文友過來著實有些冒昧,不過呢,見到蕭文友種出太陽的那一刻時,我知道,蕭文友應該跟我有一樣的苦惱,所以我才生出見一見蕭文友的念頭?!?br/>
    “什么苦惱?”

    蕭華聽得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試探道,“我怎么不知道?”

    “當許驀然當面問你索要一濁老人的信物時,你有沒有害怕?”

    “沒有!”

    蕭華老老實實的回答,不過是一個玉清人仙,他怕什么??!

    “我知道~”高明笑道,“那是在凈玉閣,當著數百萬種玉師的面,許驀然不敢做什么;而且他是群玉樓弟子,行事為人都要尺度,你若是不答應,他未必會有什么想法?!?br/>
    “但是,若不在凈玉閣,若不是許驀然呢?”

    “那~”蕭華已經有些明白高明要說什么了,點頭道,“那自然是要害怕的??!畢竟他是玉清人仙,我不過是書仙!”

    “對呀!”高明一拍玉幾,叫道,“你知道么?當時我擋在你面前的時候,我也心驚肉跳的,畢竟他們是有三花的啊,那三花之威勢讓我有些發暈!”

    “謝高文友!”蕭華舉起酒杯,真心實意道,“我借花獻佛敬你一杯!”

    “客氣了!”高明跟蕭華碰了一下說道。

    感謝大家熱情支持,大家在起點訂閱的同時,別忘了在、微博、抖音和快手等渠道上幫探花宣傳,再次感謝了

重庆彩五星基本走势图